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准备辞职的90 后男护士,为何连续三轮支援新冠病房?
第81版:社会 2020-05-18

准备辞职的90 后男护士,为何连续三轮支援新冠病房?

黄祺

左图:郁园丁。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护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患者的人。

记者|黄 祺

“了不起!没有护理团队,我们的抗疫不可能成功。” 5 月9 日下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支援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新冠肺炎救治的医护团队共28 人完成任务“回家”,在医院举行的欢迎仪式上,仁济医院重症医学科科主任皋源猛夸护理团队的表现。

皋源率团队在上海市公卫中心新冠肺炎病房连续工作75 天,先后主持救治重症新冠肺炎患者8 例,团队成员人均在舱时间超过7 小时/天,累计在舱时间超过2500 小时,最长单次在舱抢救时间达9 小时。其间,累计实施VV-ECMO 支持治疗97 天(单个患者最长43 天),成功撤机2 例,实施CRRT 治疗时间累计超过1500 小时,救治极危重症患者共4 例(其中年龄最大者82岁);实施有创呼吸机辅助通气累计达133 天;实施支气管镜下肺泡灌洗技术累计超过70 次。

护士团队中出生于1994 年的郁园丁,故事有点特别。春节前已经提交辞职报告的他,疫情中被老师、同事的奉献精神鼓舞,主动申请参加新冠肺炎救治支援团队,而到了上海市公卫中心后,他两次申请延长支援时间,成为公卫中心唯一连续三轮支援新冠肺炎病房的护士。

2016 年,郁园丁本科毕业进入仁济医院,三年轮转后留在重症医学科。疫情发生前,郁园丁已经在仁济重症监护室病房工作了三年,因为家住崇明,父母希望他能回到崇明工作,郁园丁春节前向单位提交了辞职报告,还没得到医院的回复,新冠肺炎疫情就发生了。

大年三十晚上,上海派出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深夜出发的队伍中,仁济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吴文三就在其中。医护人员的大无畏精神感动着全国人民,而身为护士的郁园丁受到的震撼,一定远远超过普通人。吴文三不仅是郁园丁的同事,还是手把手教他业务的师傅。受到师傅和同行们的感召,郁园丁决定申请支援公卫中心新冠肺炎病房与同事们并肩而战。

2 月2 日,仁济医院首批7 名医疗队员驰援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2 月11 日,重症医学科主任皋源带领7 名科室精兵强将增援,郁园丁便在其中。

2 月11 日,郁园丁第一次进舱;3 月8 日,第二次进舱,那一天正好是他的生日;4 月5 日,第三次进舱。这位曾要辞职的护士,竟然成了唯一一名三轮支援公卫中心的护士。

完成支援任务回到仁济医院前,郁园丁已经打消了辞职的想法,这个略显内向的男护士请自己科室的领导向护理部领导询问:“我想留下来,你们会不会嫌弃我。” 收到消息,仁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杨艳立即回复:“你能留下来我太高兴了,怎么可能嫌弃?”

郁园丁说,做出这个决定,是源于他在抗疫中对护士职业的重新认识。“护士是分分秒秒陪伴在患者身边的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护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患者的人,我们有能力在患者口不能言、目不能睁的时候就想明白患者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一定有可以为患者多创造出一些生的希望,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真的很难,需要不断的学习和锻炼。”

仁济医院皋源教授团队是上海市坚守公卫中心时间最长的“战疫天团”。28 名队员分别来自重症医学科、麻醉科、呼吸科、感染科、急诊科、心血管外科、肝脏外科、风湿科等多个学科,其中重症医学科先后派出了14 名最精锐的医护人员驰援公卫中心。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