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如何把“高阶” 护士留在病床边
第79版:社会 2020-05-18

如何把“高阶” 护士留在病床边

周洁

上图:护士节前上海交大医学院举办的授帽仪式。

下图:仁济医院男护士郁园丁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新冠肺炎病房。

左图:武汉雷神山医院,仁济医院援鄂医疗队医护人员进入隔离病房前,负责感染管理的专职人员检查防护服。

世界范围内尚未结束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护士是工作最繁重、感染风险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的职业。

记者|周 洁

今年的512 护士节十分特别。今年是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同时,世界范围内尚未结束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护士是工作最繁重、感染风险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的职业。在中国,全国各地派往武汉的4.2 万余医护人员中,2.86 万人是护士,占医疗队总人数的七成,尤其在新冠肺炎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救治过程中,护士为患者提供的专业的护理,直接关系患者的救治效果。

2019 年国家卫健委的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护士占比近70%。高学历、专科化的护士比例逐年增加,疫情更凸显了“高阶” 护士对于疑难疾病救治的重要作用。

不过,近些年护士人才流失趋势仍未得到根本改变,护士职业的社会认可度比较低、劳动报酬低等等老问题,依旧困扰着护士职业。

专科护士:

新冠肺炎救治中至关重要

5 月7 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举办“战疫护声 薪火相传”授帽仪式,回到上海不久的援鄂护士代表和第五届“左英护理奖” 获得者为即将进入实习阶段的2017 级护理学专业学生授帽。

上海交大医学院系统共有342 名援鄂护士和近150 名援公卫护士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投入疫情防控第一线,她们凭着严谨的工作态度和无私的奉献精神,出色地完成了医疗护理任务。上海交大医学院党委书记范先群在仪式上表示,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斗” 中,护士们冲在最前处,干在最险处,医护同心拯救了数万生命,成为“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随着医疗技术更新换代,医疗行业对护理人才综合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为此,上海交大护理学院今年将扩招10 名护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同时正在积极申报“护理学-行政管理” 双学位项目,以期培养更多社会所需的高级护理人才,塑造“眼中有光、胸中有志、腹中有才、心中有爱” 的优秀护理人才。

2014年,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就刊发过一篇研究报告,研究发现病患死亡率较高和两个因素相关,一为护士工作量较大,二是护士的教育程度较低。其中更有数据显示,护士有大学学历的比例增加10%,病患术后死亡率减少7%。“这一次的疫情尤其凸显出护理人的重要和关键。正是因为她们的精密观察、精准治疗、精心照护,与医生紧密合作,使得我国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转归治愈率达到88.9%。” 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杨艳说。

专科护士与医生一起进行临床决策,解决急危重症及疑难复杂的临床护理问题,在改善病人的治疗结局、防范医疗风险等方面都发挥着重大的作用。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侯黎莉认为,护理工作的专业性越来越在临床上得到重视。“高学历护士临床优势明显,他们具备较强的临床思辨能力和综合判断能力,能够将科研知识运用到临床实践中去。从我们的实践中来看,接受过高等教育、研究生教育的护士在临床工作中更善于发现问题并通过科学规范的方法解决问题。这一现象的背后,最终获益的将是我们的病人。”

疫情中,专科护理、专业技术在救治危重病人时发挥出重要的作用。杨艳介绍,气道护理、皮肤管理、俯卧位通气、PICC(经外周静脉置入中心静脉导管)、CRRT( 床旁血透)、ECMO(体外膜肺氧合)等等技术,帮助患者渡过一个个生死关,而掌握这些技术、具有丰富临床经验、有独立思考能力和判断力的护士,在救治过程中的贡献,并不亚于临床医生。

“以ECMO 技术为例,它既是救治患者最后的‘兜底神器’,但也可以是灭人于无形的‘利器’,因为使用过程中患者可能出现血栓、感染、肺功能受损等等各种各样的并发症,这些并发症分分钟可能让患者遭受致命打击。护理这样的患者就如同‘走钢丝’,护士每小时的密切观察如同侦察兵去发现蛛丝马迹,及时报告医生做出快速的处理。” 杨艳说。

在武汉雷神山医院救治一名危重症患者时,仁济医院ECMO 团队护士钱琳观察到ECMO 氧合器有异常,她立刻将情况报告给值班医生,正是她的细心和专业,帮助患者及时撤机并最终保住了生命。

上海交大附属第六人民医院的商文静护士拥有国际造口治疗师资格,在雷神山医院,她充分发挥自己在造口护理方面的专业水平,为一名年近八旬的老人处理了压力性损伤导致的褥疮等,为患者减轻了痛苦。除了直接在床边护理病人的护士,新冠肺炎疫情中,感控管理护士成为了保证医护人员安全、避免院内感染的“守护者”。

5 月11 日,仁济医院举行了一场护士节活动,一段反映雷神山医院工作场景视频中,当“感控老师在吗?我要出舱了” 的声音响起,已经回到上海多天的医护人员瞬间泪崩。话音里的“感控老师” 就是感控管理专业护士,而这个特殊的口令背后,是所有医护人员对武汉支援的情感共振,也表达出他们对感控护士的特殊感情。正是因为感控管理人员一丝不苟的执行力、严谨慎独的精神,使得全国援鄂医疗队实现了“零感染”。留住高学历护士,需要职业认同感

近几年,中国护理专业本科教育开始进一步得到普及,上海市的公立医院招聘护士时,基本上都要求毕业生达到大专以上学历,本科学历的护士占比在最近四五年中越来越大。

如今,像商文静和钱琳这样具有过硬专科技术或者高学历的护士已不再稀有。杨艳说:“大学教育培养的是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和人文素养,这些素养在未来的职业发展中将发挥作用。高级护理人才的涌现,将有助于推动整个国家的护理工作接轨国际,走向更高水平。”

2005 年第二次全国护理工作会议结束后,专科护士的培养逐渐提上重要日程。专科护士能开门诊、开处方,是不折不扣的临床护理专家。上海交大护理学院副院长方琼告诉《新民周刊》:“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护士的作用前所未有地得到了社会的肯定,这让我们的学生也非常激动,多了很多荣耀感。事实上,这正是护士在专业上的精进而带来的。护士不再是以前人们说的打针送药,在学校里,护理专业学科是一级学科,医院里,护士可以开自己的造口门诊、PICC 门诊等,很多护士还会看片子,生活照护已经是护士工作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专业化的护理为病人的诊疗和康复带来全新的体验。”

怎么留住高学历专科人才?杨艳说,和很多职场新人类似,护士在工作的前1~2 年离职率比较高,想要留住人才,必须要让护士们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获得认可。

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急诊科护士梁晓红在援鄂过程中完成了一项发明。她发现给患者取咽拭子时,患者经常会咳嗽呕吐,而医务人员就直接暴露在飞沫之下,操作风险很大。她和同事们合作设计了一款既能有效取样,又可防止患者飞沫喷溅的装置,经过创新工作室老师的转化,这款产品最终在武汉推广使用。“据我所知,这已经不是她的第一个发明创造了,相信她在这一过程中,也加深了对自己职业的认同感和自豪感。” 方琼说。

当然,医学对护士专科化的要求,并不意味着护士就不再做基础的护理工作,相反,新冠肺炎疫情中,在完全隔离、得不到家人照顾的环境下,护士的生活照料和心理疏导,在病人的康复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护士,在专业上我们要照顾好病人,某种程度上我们也是病人的亲人。” 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南部)护理部副主任常健说。

新冠肺炎隔离病房里,医护人员是他们痛苦的精神世界中唯一的精神支柱。“尤其是护士,在病人身边陪伴时间最长,给予照护最多的人,她们倾听病人的心声、见证苦难、抚慰心灵,鼓舞信心,帮助患者逐渐走出灰暗和阴霾。”杨艳说。

“护士”“nursing” 的来源是拉丁文“nutricius”,原意为哺育小儿,后扩展为保育儿童,照顾老人、病人和虚弱者。新冠病毒肺炎的传染性让患者和家人分隔两地,患者的所有生活上的照料完全依赖护士完成。护理人员不仅要开展各种治疗性工作和患者的心理护理,还承担了大量的基础护理和生活照料,保持患者的舒适,清洁,维护他们的个体尊严,甚至临终时的体面离开,护士成了他们身边唯一的“亲人”。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住院长达70 多天的患者老陈出院时感动地说:“护士像妈妈一样,只有妈妈才会那样为我做事”。

护士的职业含义已经改变,护士的专业深度不断拓展,但呵护身心创伤的职业本质,仍如200 年前一样。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