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为什么每个人都需要得到疫苗保护
第10版:肺炎疫苗迭代 2020-11-16

为什么每个人都需要得到疫苗保护

应琛

第三届进博会公共卫生防疫专区吸引了观众的目光。摄影/ 沈琳

进博会也成了普及传染病预防知识的平台。摄影/ 沈琳

中国疾控中心前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和北京儿童医院原副院长杨永弘教授在第三届进博会上讨论肺炎预防。

进博会不仅仅是一个展示的平台,希望通过进博会在疫苗的创新或创新疫苗在中国同步上市方面,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记者|应 琛

“近年来,我国公共卫生预防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社会大众接种疫苗预防疾病的意识有了较大提高,但仍然有不少人对肺炎球菌性疾病危害认识不足。疫苗接种只是一分钟的过程,却能为孩子筑起健康屏障,这也是此次活动的重要意义。”

11 月8 日,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公共卫生防疫专区辉瑞疫苗展台,一场题为“守护健康,对肺炎球菌说‘不’”的专家访谈吸引了不少参观者驻足聆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原首席专家曾光教授在活动中发表了他对接种肺炎球菌疫苗预防肺炎重要性的看法。

早在2008 年,曾光教授和北京儿童医院原副院长、儿童呼吸和感染性疾病专家杨永弘教授就发起了“一分钟护一生”行动,呼吁每位医务工作者在与儿童家长交流期间,利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向家长们大致阐述肺炎球菌的危害与防治知识,敦促家长为孩子采取积极主动的预防措施。

正如曾光所言,这些年我们“谈癌色变”,但全球范围内肺炎才是疾病负担最重的一种疾病,重症肺炎的死亡率可以达到40%。世界各国的流行病学调查和中国的相关数据显示,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是肺炎主要病因,其中肺炎球菌和流感病毒分别是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中最重要的病原。

每年11 月12 日是“世界肺炎日”。2009 年,全球近百个机构和组织联盟发起了世界第一个肺炎日,旨在向全世界发出防治肺炎重要性的健康倡议,并唤起政府和公众对肺炎的关注。

目前,疫苗接种是预防肺炎球菌性疾病的最有效措施。全球已有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将接种肺炎球菌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计划,其有效性、安全性得到广泛验证。

在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的大背景下,肺炎预防再次成为专家和公众共同关心的话题,而第三届进博会上的讨论,也引发了媒体的关注。

经过近几年的大力科普,很多年轻父母已经知道新生儿要及时接种肺炎球菌疫苗,避免肺炎球菌性疾病对孩子健康的伤害,这样的观念在大中城市的家长中间逐步普及。事实上,不仅是婴幼儿,免疫力低下的老年人和存在免疫缺陷的人群,也非常有必要通过接种肺炎球菌疫苗来避免感染肺炎球菌。

就这一公众普遍关心的话题,辉瑞在进博会上做出了回应。相关负责人介绍,辉瑞借第三届进博会的舞台,展示了创新产品——20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20vPnC)的最新研究数据,以及13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在扩大老年人群适应证方面的探索。

生命的两端都很脆弱

虽然人类认识肺炎球菌已经近140 年,但它至今仍困扰着人类健康。

“重症肺炎”,绝对是儿内科医生最怕听到的疾病之一,因为医生们清楚知道,重症肺炎是导致儿童死亡的主要疾病之一。在PICU(儿童重症监护室)里,重症肺炎是最常见的疾病。而引起重症肺炎的多种因素中,由肺炎球菌感染引发的大约占20% 左右。

大部分家长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孩子6 个月前几乎从未生病,但只要过了6 个月,跑医院几乎不可避免。其实这是因为孩子出生后,携带着来自母体的免疫保护性抗体,对常见的疾病有一定的抵抗能力,6 个月以后,这些来自母体的免疫力逐渐消失,孩子就进入对感染性疾病的易感阶段。

6 个月至2 岁的婴幼儿正是肺炎球菌主要攻击的对象。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全球每年约有70 万-100 万(相当于每分钟约有2 名)5 岁以下儿童死于肺炎球菌性疾病;在亚太地区,每小时约有49 名(每分钟约有1 名)儿童死于肺炎球菌性肺炎。这也就意味着每一个不经意而过的一分钟,都有至少一名5 岁以下儿童因肺炎球菌感染而离开父母。

这样残酷的现实不断重复着……

另一方面,中国正处于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时期,“银发族”的阵容越来越庞大。肺炎,同样是压垮老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其中肺炎球菌性疾病是导致老年人患病和死亡的重要原因。

在发达国家,侵袭性肺炎球菌性疾病的年报告发病率约(8~34)/10万,65岁及以上人群的年发病率更高,约为(24~85)/10 万;成年人中肺炎球菌菌血症的病死率最高可达36%,老年人更高,达40% 。

尽管中国成年人肺炎流行病学调查资料比较缺乏,但临床医生对这一点毫不怀疑:如果65 岁以上老人患肺炎住院,必须谨慎对待,一旦转为重症肺炎,则预示着很大的生命风险。正因如此,医院老年科病房把预防老年人跌倒、预防肺炎发生作为头等大事。因为跌倒对于老人的危险不仅在于外伤,更重要的是一旦跌倒卧床,本身免疫力低下的老人就马上面临肺炎的威胁。

而在上海市区的一家三甲医院,呼吸科“一床难求” 的情况也已经持续多年,到了流感季,床位就更紧张了。住院的病人中,慢性支气管炎患者占了多数,这种病大家通常称为“老慢支”,老慢支一旦合并细菌感染,或者合并发生心衰,病情很可能快速转变为重症肺炎,救治会变得非常棘手。

肺炎球菌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一个喷嚏,就可以从一个人传播到一群人。

肺炎球菌缘何有如此大的“杀伤力”,原因在于它可以定植在我们的鼻腔里,如果你的免疫系统健全,那么这种细菌并不会让人生病。

当肺炎球菌遇到一个免疫力有缺陷的人,那么它就可以突破屏障,进入血液,来到各个器官。肺炎球菌进入下呼吸道可以引起肺炎;穿过血脑屏障,可以引起细菌性脑膜炎;穿过肺泡上皮细胞、侵袭血管内皮细胞进入血液,可以引起菌血症和脓毒血症;它还可以从鼻咽部移行进入鼻窦,引起鼻窦炎;通过咽鼓管进入中耳,引起中耳炎。

可以说,肺炎球菌广泛地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环境中,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接触它,免疫力未发育完全的婴幼儿和免疫功能退化老人,是感染肺炎球菌并致病的高危人群。

据2015 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2014 年全国肺炎出院人数为187.3 万,病死率为0.64%;出院病例中,5 岁以下儿童占63%,60 岁以上老年人占16.7%。

这些数据再次印证,肺炎球菌带来的疾病威胁,主要在一老一小。

治疗困境下更显预防重要

肺炎球菌疫苗诞生后的故事,说起来一波三折。

1881 年肺炎球菌被发现的年代,是抗生素尚未诞生的“黑暗时代”。发现肺炎球菌的巴斯德是一位“疫苗高手”,他和其他科学家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赶快发明预防肺炎球菌性疾病的疫苗。1911 年,第一个肺炎球菌疫苗在南非金矿和钻石矿的新工人中间进行了临床试验。

就在肺炎球菌疫苗研发进展艰难的时候,1940 年,第一种抗生素——青霉素问世。有了抗生素,常见的许多细菌性疾病都能迎刃而解,肺炎球菌性疾病也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

因为青霉素治疗细菌性肺炎效果明显,此前的疫苗研发就此搁置。直到1967 年科学家分离出第一株对青霉素不敏感的肺炎球菌,抗生素的“绝对权威” 被打破。

此时,疫苗的研发重新变得迫在眉睫,各个制药企业加紧研发,这才有了一代代更新的肺炎球菌疫苗。

这些年,肺炎球菌的耐药的情况日趋严重。2012 年亚太耐药监测网(ANSORP) 数据显示:中国肺炎球菌多重耐药比例达83.3%,在整个亚太区域最高。

因为耐药,原本比较容易治疗的肺炎球菌性疾病重新变得困难。即便是不考虑耐药的情况,肺炎球菌引发的重度感染,也会给患儿和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和经济负担。

据介绍,普通的儿童肺炎治疗,费用大约在5000 元左右;如果是重症肺炎,平均治疗费用在10000 元-20000 元之间;如果引发脑膜炎,治疗费用高达20000 元-30000 元。

另一份统计数据显示,除间接支出外,广州/ 深圳儿童因肺炎球菌性疾病住院的平均直接支出为:2-4 岁肺炎球菌性脑膜炎患者28727 元,0-2 岁患者 21216 元;2-4 岁肺炎球菌性菌血症患者36974 元,0-2 岁患者14854 元。以上费用不包括治疗期间的陪护费、交通费等,以及由此导致的家庭收入损失。

肺炎球菌性疾病对2 岁以下儿童的健康威胁,不仅存在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同样也是欧美发达国家需要面对的问题。

侵袭性肺炎球菌性疾病在美国是一种被纳入监测的疾病,医生如果通过样本检测发现了肺炎球菌感染,就必须上报给国家疾病监测机构。美国的检测数据发现,肺炎球菌性疾病在2岁以下儿童中造成了很重的疾病负担。这里的“疾病负担” 不仅是经济负担,还包括这类疾病的发病率、死亡率和对人群的影响。

划时代疫苗诞生

各个国家都感受到了肺炎球菌性疾病给健康带来的威胁,特别是耐药肺炎球菌的出现,让医药界警醒——与其被动治疗,不如积极主动预防才是对抗肺炎球菌性疾病的上策。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疫苗研发的水平有了很大进步。当时,肺炎球菌多糖疫苗问世,被很多国家政府列入自己的公共卫生规划。

但医生们很快发现了已有疫苗的缺陷。之前的肺炎球菌多糖疫苗,只能使成人和2 周岁以上的孩子产生免疫力,但肺炎球菌性疾病的发病高峰,是低龄的婴幼儿,即1 周岁以前的孩子。因此,疫苗在预防儿童感染肺炎球菌上所起到的作用有限。这个阶段,医生们主要建议老人和患有基础疾病、免疫力低下的成年人注射肺炎球菌多糖疫苗。

面对空缺,世界上各大实力雄厚的医药企业开始了新的竞赛——寻找一种能够让2 岁前孩子接种的肺炎球菌疫苗。

2000 年,辉瑞公司研发的7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在这场竞赛中先胜一程,在美国获得FDA 批准上市,成为当时唯一可以为5 岁以下儿童接种的肺炎球菌疫苗。这个产品获得了有“医药界诺贝尔奖” 之称的Prix Galien 大奖以及美国化学学会的“化学界英雄奖”。 2007 年,7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进入中国。

2010 年,7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的“升级版”—— 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在美国获批上市。

这两种疫苗的上市,可以说是肺炎球菌疫苗划时代的进步,因为从此以后,2 岁前的孩子都可以注射肺炎球菌疫苗,而且是越早注射对孩子的保护作用越好。

新疫苗的“神奇” 之处在于它用多糖加蛋白的结构,解决了婴儿免疫功能不成熟、无法对单纯多糖抗原产生免疫应答的问题。

至今,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在全球已经有超过18 年的使用经验,在全球范围内18 岁以下人群中已累计接种约10 亿针。

2016 年10 月,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其他相关部门大力支持下,13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终于获得准入中国内地的许可。

肺炎球菌危害还需被更多人认识

虽然现在13 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预防肺炎的知识已经被很多家长熟悉,但在儿科医生看来,还有很多家长对肺炎球菌引发的疾病缺乏足够的认识,对接种疫苗的必要性还不是非常认同。

“没有一种传染病是因为自然免疫而得到控制的。” 曾光表示,“当我们传统的传染病,比如天花、麻疹、白喉、百日咳、髓灰等劣性传染病得到控制以后,现在肺炎球菌性疾病的预防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肺炎球菌性疾病列为极高度优先需要疫苗控制的传染病。”

到今年,“一分钟护一生” 行动已经持续开展了12 年,自倡议发起后,很多预防免疫以及临床的医生都积极参与,全国多地启动了此活动。在今年的特殊新冠肺炎疫情的大环境下,曾光和杨永弘两位专家在进博会上再次呼吁全社会重视肺炎球菌疫苗接种。

杨永弘表示:“希望每位医护人员在日常工作中多花一分钟,向家长们介绍肺炎球菌的危害与防治知识,敦促家长为孩子采取积极主动的预防措施。与此同时,希望国家能尽快建立疾病预防、临床治疗体系相互协作的模式,以此促进肺炎球菌性疾病‘预防+ 治疗’的公共卫生协作格局形成。”

曾光则希望,13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能尽早拓展到老年人适应证,“这将有助于我国老年人预防肺炎球菌性疾病,对于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与幸福感非常重要,也是助力实现‘健康中国2030’的重要一环”。

事实上,除了老人和小孩,自身有免疫缺陷的青壮年,也要警惕肺炎球菌性疾病,这些特殊人群也应该是疫苗接种的重点人群。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长瞿介明教授曾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患慢阻肺的病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有必要接受肺炎球菌和流感疫苗的接种预防。

预防接种的重点人群还包括呼吸系统疾病方面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和哮喘患者;慢性心脏病患者;糖尿病;慢性肝病和肝硬化患者;慢性肾功能衰竭、肾病综合征患者。免疫功能受损的HIV 感染者,血液肿瘤患者、泛发性恶性肿瘤患者,器官移植和骨髓移植受者也包含在内。

记者注意到,《肺炎球菌性疾病免疫预防专家共识(2017版)》中特别提到,吸烟是成年人感染肺炎球菌的最大的独立危险因素,吸烟可能导致口腔产生肺炎球菌定植,随着年吸烟量的增加,患肺炎的风险也会增加。

肺炎球菌疫苗加快更新迭代

第三届进博会上辉瑞生物制药集团中国区首席运营官吴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辉瑞有希望借助进博会这个全球化的贸易交流平台,与社会各界广泛交流合作,共同实现建设健康中国的宏愿,共享未来。

辉瑞生物制药集团中国区市场营销副总裁王怡亲介绍,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多年居于全球疫苗销量榜首,被称为世界上最畅销的疫苗。2019 年,仅仅13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一个产品就为辉瑞全球贡献58.47 亿美元的销售额。

这种疫苗在全球120 多个国家实现了全人群接种,而在中国只批准了15 月龄以下儿童的适应证。中国60 岁以上老龄人口已经超过2 亿,老年人更需要通过疫苗来预防肺炎球菌性疾病,因此辉瑞一直在积极探索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在老年人群适应证的拓展。

“中国已经成为辉瑞疫苗供应的重要的市场,每6 批生产的疫苗,就有1 批是提供给中国的。” 辉瑞生物制药集团中国区疫苗市场负责人车艳表示,希望该疫苗通过进博会的展示,将来成为中国老年人预防肺炎球菌性疾病的选择之一。

对于辉瑞在疫苗领域的发展方向车艳这样总结:一是对于已知疾病的疫苗迅速进行更新迭代,二是在目前还没有很好疫苗提供保护的疾病领域积极探索。

在疫苗的迭代方面,辉瑞旗下的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是典型的代表。该疫苗经历了7 价、13 价,此次进博会期间则展示了20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公开资料显示,辉瑞20 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20vPnC 目前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

谈及创新疫苗引入中国,车艳表示,尽管一场新冠疫情让更多大众充分看到了疫苗的重要性,2019 年底施行的《疫苗管理法》也起到了前瞻性指导作用,但不可忽视的现状是,目前疫苗进入中国与国外的时间还要晚5 年左右。

“政策指明了很明确的方向,下一步的工作,实际上在落地和实施过程中,具体的技术层面的路径还需要打通,前景可期,这需要行业、监管机构、政策制定者、专家、大众等共同进行推动。”在车艳看来,进博会不仅仅是一个展示的平台,希望通过进博会在疫苗的创新或创新疫苗在中国同步上市方面,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记者了解到,本次进博会期间,辉瑞与政府、学术机构等先后开展了一系列创新签约等活动,全方位展现该企业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创新合作以及公众守护方面的探索,传达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