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撕裂的美国,拯救不了二次探底的经济
第51版:2020美国大选 2020-11-16

撕裂的美国,拯救不了二次探底的经济

吴雪

上图:11 月5 日在美国威斯康辛州麦迪逊航拍的照片显示,人们驾车排队等待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上 图:11 月2 日,美国洛杉矶县贝弗利山市商业区的商家将店铺门窗封上。为应对美国大选可能出现的抗议或骚乱,贝弗利山市不少商业区开始加强防护和安保。

疫情肆虐、经济低迷的“后特朗普时代”,美国无人会是这场选举的赢家,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记者|吴 雪

北京时间11 月8 日凌晨,这是一个魔幻的夜晚。

一觉醒来,持续多日的胶着选情终于初见分晓。“拜登,超270”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标题。美国媒体福克斯、美联社、CNN 提前宣布拜登获胜,而在得知最新开票结果后,拜登将其社交网站的认证信息成功改为“当选总统”。紧接着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发表全国讲话。“各位,这个国家的人民都说话了,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彻底的胜利,一个令人信服的胜利。”

但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特朗普发表公开声明称,竞选团队将在一些摇摆州发起一系列诉讼,寄希望于依靠法律翻盘。

无论谁赢得2020 年大选,美国最戏剧性的四年,即将以最最戏剧性的方式结束了。美国多名专家以及媒体人都表达一个相似的观点:美国社会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状态了——美国的社会撕裂并不会因谁上台而愈合,特朗普已经彻底改变了美国。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吴其胜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拜登选票7500多万张创下历史纪录,特朗普相比2016 年也多了700 多万张,两党选票空前高涨说明双方选民都希望把对方打压下去,美国国内分裂趋势进一步加深。

再加上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席位不仅未能增加,还有所减少,主导参议院的希望也非常渺茫。吴其胜认为,在美国社会分裂加剧、特朗普依然拥有庞大支持群体以及民主党可能无法控制国会的情况下,即使拜登胜选,也很难在随后的四年内有重大作为。

疫情肆虐、经济低迷的“后特朗普时代”,美国无人会是这场选举的赢家,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控制疫情,仍存变数

2020 年,疫情破坏了一切。从教育、社交、经济,再到美国供应链的积弊和医疗体系的不平等,甚至连总统本人和他妻儿的健康也受到了影响。大多数专家认为,特朗普和联邦政府迄今的反应非常糟糕,他让科学家靠边站、数百万人失业、数以千计企业关闭。

就在这周,美国开始步入新冠疫情第三波,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1000 万例,死亡超23.6 万例。刚刚过去的大选日的大量聚集、投票行为,也为美国疫情“添了一把火”。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希望联邦政府发挥更积极主导作用的比例,相比今春第一波疫情期间增加了40% 以上。美国选民也想知道,如果拜登当选,疫情走向能否有所转机。

吴其胜告诉《新民周刊》,在应对疫情上,拜登入主白宫后会更倾向于听取专家意见,此前,他认为安东尼·福奇将“完全有权进入椭圆形办公室”,继续为政府服务。此外,他会强调去政治化,采取科学措施。包括扩大检测、社交隔离、全民戴口罩、保护老年人和高危人群等,联邦政府也会采取更为主动措施,协调各州的政策。

两位知情人士告诉CNN,拜登当选后计划优先考虑应对疫情这一挑战。预计在当地时间周一任命由12 人组成的新冠疫情专案组,包括前外科医生Vivek Murthy、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David Kessler以及耶鲁大学的Marcella Nunez-Smith 博士三名联合主席领导。

然而这些毫无争议的公共卫生科学常识,已经被政治化。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统一步调,也不现实。就拿美国的测试和追踪问题来说,特朗普一直没有统一有效的检测策略,他不仅不支持大规模检测,也没有雇佣足够人手追踪接触者,检测试剂供应短缺往往使得结果推迟。

拜登希望利用联邦政府工具来改进美国检测,比如增加停车检测、家庭快速筛查,鼓励对无症状者、一线工作者及养老院覆盖更多检测,而难点在于,提高接触追踪工作成效,需花费联邦资金雇佣至少10 万人,而这一计划还可能需要国会提供新的资金。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一点是,一些政治言论将戴口罩妖魔化。来自拜登—哈里斯一份7000 字的疫情应对方案显示,新政府将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口罩规定,与州长和地方市长合作,确保更多的美国人佩戴口罩。这份方案援引一些研究表明,“从现在到12 月,如果95% 的美国人都戴口罩,我们就可以挽救近7 万人的生命。”

不过,在口罩被政治化之后,这一简单要求未必能够顺利执行。拜登承认具体到戴口罩、接种疫苗方面,总统并没有全面授权。相反,联邦政府可能必须拿出某种财政激励措施,说服各州领导人向本州下达强制戴口罩的命令,来换取联邦政府对高速公路相关项目的拨款。

鉴于美国民众在应对措施上无法达成共识,呈现两极分化,要彻底控制住疫情在短期内很难。即使疫苗得到最终批准,但短期内普及也很难,就算最乐观的情况,大约60% 的美国人接种疫苗也需要数月时间,因此在2022 年之前,美国能否有效控制住疫情仍存在较大疑问。

专家预测,在疫情救助计划上,由于民主党在众议院选举中的优势席位力量受到削弱,竞争结果低于预期,其立场可能有所退让,短期内,白宫和民主党很可能会就缩减版的疫情救助计划达成协议。

当然,拜登也明白,应对新冠疫情最重要的是恢复信任、信誉和共同目标。结合当下美国民众早已厌倦了政府对疫情的反应,拜登只有本人遵守公共卫生准则,并信任美国医学专家,那么美国民众才会效仿。也许,这将是美国有望走向终结疫情的第一步。

经济复苏,还要看国会

失控的疫情不断重创着美国经济。

回溯二季度,美国GDP 数据已出现大幅萎缩,虽然三季度数据得到了增长,但据阿波罗全球管理首席经济学家托斯滕·斯洛克表示,若未来几个月或1 月底新一届政府就职时,不能实现财政扩张,那么美国经济二次探底的风险将上升。

拜登还将面对美国国际信誉及美元信用双双“打折” 的现实情况。专家分析,国际信誉的“打折” 与美国的“退群成瘾”有关。数据统计,在过去4 年,美国至少退出或计划退出11 个国际组织和条约;美元信用的“打折” 则与经济衰退期间美国疯狂印钞、发债有关,数据显示,截至9 月,美国的债务已逼近27 万亿美元。

国际信誉及美元信用的“双打折” 还加速了全球“去美元化”,据业内舆论统计,截至目前,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等41 国已开启了“去美元化”的进程。

外界十分关注拜登入主白宫后,将会在哪些方面提振经济。

有分析指出,根据民主党以往偏好大规模救助的风格,拜登会推出一个大规模的财政救助计划,大约在两三万亿美元以上,比特朗普时期还要大。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江天骄认为,特朗普糟糕的经济政策加剧了美国的收入不平等,并助长了所谓的“K 形”复苏,即富裕的美国人经历了更短的衰退和更快的反弹,而中下层美国人仍在危机边缘挣扎。

要拯救这批人的经济状况,两党在高新技术制造业、核心科技领域回流达成的共识,并不能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而美国传统的化石、钢铁等基础传统制造业,也回不到几十年前的状态了。目前来看,拜登上任后实施的税收政策是向富人阶层及大公司征税,目的是缩小收入差距。

但按照以往的经验,恐怕中产以上都需要增税。这可能会拉慢美国国内的经济增速。在金融系统监管方面,特朗普在过去几年去除了相应的监管政策,若拜登上任,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日子就不会像原来那么好过。

基建方面,拜登承诺在4 年里向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等领域投入2 万亿美元。美国的增长模式也会越来越朝绿色经济的方向转型。贸易政策方面,拜登极有可能加强与盟友的关系,而非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目前全球经济正处于一个不利局面,拜登可能会更精明地计算,增收关税的利弊,哪些关税增收有利,哪些关税应该减少。

新一轮财政刺激政策能否顺利启动,还取决于众议院和参议院的选举情况。金融市场一直预期拜登胜选以及民主党掌握众参两院多数席位的“蓝色浪潮”,目前最终票数还在统计中。接下来有可能出现两种局面:拜登+ 民主党参议院/ 民主党众议院,拜登+ 共和党参议院/民主党众议院。

第一种情况, 对内, 民主党有望通过较大规模财政刺激,包括失业救济、环保新能源、基建等,推动美国经济复苏。但民主党也会推动将企业所得税从21% 提升至28%,加征资本利得税,并提高对高收入人群个人所得税税率,从而部分抵消财政刺激效果;对外,全球尤其是新兴经济体也因而有望分享美国需求复苏的溢出效应,从而出现全球复苏共振。

第二种情况,对内,民主党难有大作为,既难推出财政刺激,也难推出加税措施。

新一轮撕裂的起点

实际上,分析美国国内政局,国会选举的早期结果已经让我们了解到未来四年美国政治的面貌。如果拜登上台,参议院仍把控在共和党手里,民主党则继续控制众议院,这意味着仍然是分立政府。

拜登难以弥合两党间的分歧,即便有大规模的救助计划或改革都会在国会层面遇到阻碍。吴其胜在接受采访时对拜登的施政效果也不持乐观态度,他说:“美国当前的形势,无论谁上台都很难采取有力的措施来帮助美国脱离撕裂的困境。”

一方面,参议院两党无法获得能防拉布(冗长辩论)的60个席位“超级多数”,这将极大地限制未来总统解决美国最紧迫问题的能力——从疫情救济法案到医疗保健,因为关键政策很可能会被反对派政客的拉布所阻碍。虽然多数党将能够使用其他工具来推动其议程,譬如“预算协调”,但这种方法局限于预算和税收措施,无法帮助解决所有紧迫的问题。

另一方面,两党在越来越多的政策领域缺乏一致意见,这也意味着我们可以预料政府迅速采取果断措施的阻力更大。两党在3 月份同意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此后未能延续,国会选举中没有明确胜利者的局面,可能还会继续出现,直到下一次国会选举。

对峙的选情还折射出撕裂的社会。“黑人vs 白人”“自由派vs 保守派”“农村vs 城市”、“好莱坞vs 铁锈带”……在美国,无数二元对立纷争正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两党斗争的白热化使得许多荒谬的对立项都能在现实中成立。

比方说,民主党支持者主要集中在人口年轻且多样化程度较大的地区,共和党则从乡村老年白人选民那里获得选票。2016 年大选中,特朗普赢得了2584 个乡村地区的选票,而希拉里才赢得了472 个。

而多数特朗普支持者,一辈子在州里打工,保守,相对封闭。从开始平权运动、保护黑人,逐渐形成了政治正确。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一安德鲁·杨说,去年在圣路易斯和旧金山之间,或在密歇根州和曼哈顿之间旅行时,感觉像是穿越了两个世界,而不是穿越了几个时区。

事实上,这种极化政治,正在滋长一种对抗性的社会文化。一项研究显示,从人口结构的长期趋势看,白人到2050 年可能失去美国“多数族裔”的地位。随着贫富差距拉大,白人岗位被挤压剥夺,对美国人“身份” 的迷茫进一步放大,更将激化其对少数族裔的警惕和打压。拜登政策不会倾向他们,分裂是必然。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许多美国人开始选择“逃离美国”,近日,“如何移居加拿大”在美国的搜索量暴增,比2 日同一时间暴增了700%;一位加拿大移民律师表示,在过去6个月,他接到的美国人关于加拿大移民问题的电话咨询量增加了25%。

大选终将尘埃落定,但这不会是对抗结束的终点,只会是新一轮撕裂的起点。四年一度,周而复始,这些结构性问题却只能在选战的牵引下不断激化,在美国面对前所未有的医疗和经济危机时,两党的政治人物以至美国人民都将面临令人沮丧的两年。

美国东部时间11 月7 日晚8 时,拜登以当选总统身份发表全国演讲的最后,他援引特朗普的就职演说,作为结尾。他说:“让美国这个可怕的妖魔化时代,从现在、在这里结束吧。”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