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精彩的《风中草》
第92版:专栏/前廊众生 2020-11-16

精彩的《风中草》

胡展奋

胡展奋专栏作家

喜欢历史,酷爱大片

Columnist

诗集《风中草》出版了,“风中草诗歌朗诵会”举行了,人们再次把视线投向潘肖珏。

因为一次又一次地越过死亡线,更因为电台电视台一次又一次地热播,潘肖珏在上海几乎是个家喻户晓的传奇。因为苦难与精彩,她这辈子的意外实在太多。婚姻生活的两次离异,于她固然是痛苦的意外,朋友们也都觉得意外。但每次挫败后又总能奋发地生活,而且快快乐乐地前行。她自己觉得意外,周围人也觉得意外。

从2005 年至2010 年的五年,三次突发性重大疾病的打击,对她更是意外。HER—2 强阳性乳腺癌,双侧股骨头坏死,冠心病。每次医生都告诉她预后不好,但每次她都能重新走出泥淖——3次重症、2次“绝症”——又每每让大家感到意外。

她让人意外的还很多。

HER—2 强阳性乳腺癌,她居然拒绝化疗;双侧股骨头坏死,她居然拒绝置换人工关节……

重病后,她的书却不断地出,而且每本都热卖, 10 年间由大学公关学教授一变为沪上著名的养生学学者,演讲与讲座频频出镜,线上读书会,线下旗袍队,常年领衔主持……然而最令人意外的是她这本新书,诗集《风中草》。

打开前,说实话,对她写诗也很意外:以前没怎么听说她写诗,会不会是当下流行的“分行的散文” 呢。诗,是少年的事。年届七十赋新诗,难道也为赋新诗强说愁? 我记得我微笑地摇着头,但渐渐地不再微笑,不再摇头。她是认真的。且看开卷第一首《风中草》——

它来了/ 如此迅猛/ 如此嚣张/ 如此狰狞/卷走平静/ 撕碎色彩/ 把大地杀声抖动/ 我被它/ 忽左忽右/ 忽前忽后/ 似乎即将/ 抖进车轮下/抖入苦海里/ 臂断腰折/ 万劫不复/ 不!/ 我让信念/ 扎入地下/深深地——扎——下/ 深深地——扎——下/ 倔强的弯曲的身体/ 留下了它的形状

一首短诗。俨然是狄金森式的凌厉与果决,阿赫玛托娃式的借物喻情与内心告白,虽然她早年读的是汉语言专业,但中文专业并不自动地让人会写诗。她有一颗诗心,这才是创作的硬核。

有人这样评论:这棵风中劲草,如同一个孤身奋战的勇士,面对千军万马,“虽千万人吾往矣”!

又有人说:“何尝不是作者的自画像呢,每每见她乌发皓齿,丰采亮丽,尤其是亲聆她演讲,视觉、听觉无不为之折服。常寻思她何来如此的力量?诗的尾阕——‘我让信念扎入地下’,应该就是答案。”

小草的体格,大树的气魄。如果说,就像李清照的《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女人一旦写男人则比男人还男人的话,那么潘肖珏真要写女人,自然也会极尽缠绵之悱恻,且看一首小诗——

我用手按住云/ 在衣袋里/ 因为风来了/ 它俩相遇/ 不是一场恋爱/ 我必须等待/ 等待最合适的/ 我立马会把云/ 从衣袋里放走/ 云/ 就有了灿烂的花纹/那是太阳/ 太阳羞涩地/ 躲在云的背后

看到这里,你会觉得是一个古稀之人所写的吗?至少我的感觉,诗中直接就是少女情怀。把云按在口袋里,如同一个女孩摁着自己的小秘密,多么奇谲的想象!而太阳与云的邂逅,那照彻云霓的刹那,又是多么和谐、绚烂的画面!

我同意这样的评论:小诗寓意了一个人间真理。不和错的人告别,就无法和对的人相遇。

很多年后我们会回眸这样一位奇女子——

与癌细胞的马拉松肉搏;与股骨头坏死的绝望对峙;与冠心病的朝夕怒怼——任何时候,她致胜的秘密是:心中没有一刻放弃过瑰丽、绚丽与壮丽的“诗与远方”。诗,使她胜利!

心中没有一刻放弃过瑰丽、绚丽与壮丽的“诗与远方”。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