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日韩,不同的担忧与期望
第60版:2020美国大选 2020-11-16

日韩,不同的担忧与期望

姜浩峰

下 图:11 月8 日,韩国外长康京和应特朗普政府的国务卿蓬佩奥之邀访美。

上图:中韩双方9 月27 日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举行第七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

上图:日本首相菅义伟在10 月26 日召开的第203 届临时国会上发表施政演说,强调在防止出现暴发性感染新冠病毒的基础上重启社会经济活动,促进经济早日复苏。

日韩同样面对一个课题——一方面要与仍在任上、起码在明年1月20日之前仍是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维持相应关系,另一方面,要尽快与拜登团队建立联系,并尽可能更多、更快地了解拜登可能施行的内政、外交政策。

主笔|姜浩峰

同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伙伴,日韩在此次美国大选中有着不同的担忧与期望。当美联社报道称拜登胜选之际,日韩同样面对一个课题——一方面要与仍在任上、起码在明年1 月20 日之前仍是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维持相应关系,另一方面,要尽快与拜登团队建立联系,并尽可能更多、更快地了解拜登可能施行的内政、外交政策。

同处东亚的他们,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在与美国交好的同时,不得不顾忌与中国的关系。而日韩之间的矛盾,目前来看,颇无解。

怎样的同盟与三角关系

在美国大选投票日——11 月3日,美、日、印、澳共同参与的“马拉巴尔” 联合海上演习如期举行,日本海上自卫队与美国、印度、澳大利亚海军共同出现在印度近海的孟加拉湾。澳大利亚海军自2007 年以来首次参与这一印度主场举办的演习。

“马拉巴尔” 联合海上演习本想展现出一种模拟实战的火药味。然而,由于四方并未形成合力,这场第一阶段到11 月6 日结束的演习,只出现了四国一些“老破小” 舰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马拉巴尔”演习前,日本共同社称,本次四国联合演习,“目的在于制约中国”。日本放出如此调门的同时,10 月26 日至11 月5日,在日本西南部“高仿钓鱼岛” 的卧蛇岛,美日4.6 万人参与的“利剑”夺岛演习如期上演。论规模,“利剑”比“马拉巴尔” 演习大得多,并且看上去更直指中国。

就在“马拉巴尔” 和“利剑”演习刚结束的11 月6 日,当美国总统大选呈现胶着之态,乔·拜登出现反超唐纳德·特朗普之势的时候,日本首相菅义伟称:“谁将获胜?到目前为止情况尚不明朗,但是日美同盟对日本来说是外交政策和安全的核心。我们将继续与美国紧密合作,这一点没有改变。”

接下来,菅义伟提及了中美日三边关系,称:“考虑到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中美两国之间建立稳定的关系不仅符合日本的利益,而且从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稳定的角度来看也很重要。” 日本时间11 月8日凌晨,当非正式,却具有指标意义的一幕出现——美联社报道称,拜登胜选,将出任美国第46 任总统。菅义伟以较快速度在社交媒体推特发表祝贺。在英文、日文同时发表的推文中,菅义伟希望“美日同盟更加牢固”,还号称要为确保“印度—太平洋地区” 及世界和平、自由与繁荣,与拜登共同努力。

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在11 月8 日给拜登发去了祝贺推特。但与日本方面的态度有所不同,文在寅只称韩国“与美国的联盟是牢固的,两国之间的纽带是坚如磐石的”,同时,文在寅也称,非常期待与拜登一起为共同的价值观而合作。但值得注意的是,文在寅绝口没提所谓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云云。

回看此前一段时间发生的情况。尽管曾受到邀请,参加10 月初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多方参与的外长会谈,可韩国方面拒绝了邀请。这一会谈最终的参与者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印度外长苏杰生和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美日印澳“四方会谈” 讨论了在所谓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组建以美国为核心的政治、经济、战略合作体系,以用于应对所谓的“威胁”,也即建立所谓的亚洲版“小北约”。那么,韩国方面拒绝出席在东京举行的多方外长会议,也没有参加美日印澳联合军演,就一定是韩方不愿意加入所谓的亚洲版“小北约”吗?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日本、韩国方面人士异口同声地向《新民周刊》记者说,“情况未必全如此”。韩国外长没有前往东京,很大程度上源于日、韩之间有矛盾。除了历史遗留问题、两国之间岛争以外,贸易争端激烈、民间敌意不小等情况,决不可小觑。

2019 年7 月初,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日本政府从当月4 日起停止向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材料。这三项材料日本基本占据了全世界70%-90% 的份额。韩国半导体产业因此被“锁住了咽喉”。而到了8 月,日本率先将韩国从贸易白名单中移除。作为回应,韩国曾反击日本,宣布放弃续签《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以及在独岛(日本称“竹岛”)进行超出往常的大规模军演。由此,两国关系降至冰点。尽管2019 年12月24 日,日韩首脑在时隔一年零三个月后再度举行正式会谈,可矛盾并没有化解。

由日、韩领导人在社交媒体发出的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的推文,就不难看出美、日、韩之间的关系。

日本是二战战败国,在20 世纪50 年代因美国的庇护,而获益良多。同时,日本的国土上至今为止仍有大量美军基地。日本在20 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腾飞,一度在经济上对美国造成威胁。可随着美国通过“广场协议” 等非军事手段再次制服日本以后,日本目前与美国的“同盟” 也就“更加牢固” 了。

至于菅义伟向拜登隔空提及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云云,对美国来说,也绝非特朗普当政这四年才开始重视。“印太战略” 一词最早的提出者,是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2010年10月,希拉里在夏威夷演讲时说:“我们在扩大与印度海军在太平洋的合作,因为我们知道印太战略对于全球贸易和商业有多么重要。”

尽管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特朗普与希拉里争执得不可开交,可到特朗普上任后,并没有将“印太战略” 抛到九霄云外。从奥巴马、特朗普当政时期的历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能够看出在“印太战略” 方面,美国有着较为长期的战略规划,绝非换一个政党,换一个总统执政,就会轻易在战略层面有所改变的。

而日本追随美国“印太战略”,其主要的研判是——即使是拜登执政,美国对中国态度应该不会有太大改变,只可能在具体策略上有变化,譬如政策上缓而不柔,在“重返亚太” 的基础上,联合日、韩、印等周边国家,增加对中国的军事威胁,同时更多打出意识形态牌。

日本放送协会(NHK)11 月8日的报道则称,有日本政府内部人士认为,日本政府将关注未来拜登组阁动向,对于中美关系将如何改善,日本将研究讨论顺应之道。日本要顺应美国,特别是要顺应未来的美国,于是在美国总统大选前景尚未明朗时,其绝不轻举妄动。

11 月2 日,日本《每日新闻》报道:“日本首相菅义伟决定推迟原定于今年年末进行的访美计划,改在明年1 月左右再前往美国,与胜选者会谈,协调下一步的日美关系。” 由此不难判断,菅义伟早先可能认为特朗普将胜选连任,才有年末访美计划。可当菅义伟祝贺拜登当选以后,NHK 报道称:“日本政府正观察美国政权转移情况,考虑安排美日高峰会谈的适当时机。”

相对日本来说,韩国在对美关系上,更看重美方对朝鲜的政策,当然也看重美方在对华关系上如何掣肘腾挪。没能于10 月初出现在东京的韩国外长康京和,倒是不改行期。在文在寅已经祝贺拜登胜选的情况下,应特朗普政府的国务卿蓬佩奥之邀,11 月8 日,康京和仍然登上了赴美的飞机。临出发前,在仁川国际机场,康京和向媒体表示:“此次访美,在韩美关系稍显敏感的时期进行,但两国一直保持着沟通,因此随时都可以就半岛局势和两国共同事项进行接触。”

何谓“稍显敏感” 时期?就韩美关系来说,2020 年以来出现了三道裂痕——9 月23 日,文在寅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视频讲话时,称应该彻底、永久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美方事前并不知悉,事后也不赞成;韩国希望美国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然而美方根本不想移交;在驻韩美军军费问题上,特朗普当局一味抬高价码。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徐薰今年10 月秘密访美,却在与蓬佩奥见面前,被摆了一道——美国国务卿办公室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地将他与蓬佩奥见面时间提前公布。

特朗普执政这四年,在朝鲜半岛做了一些文章。譬如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三次会面。美韩关系也有向好的一面。美方希望韩国加入“西方七国集团”,希望韩国加入美日印澳亚洲版“小北约”。可美国在东亚的另一个盟友日本却并不持有如此看法。起码,日本是坚决反对韩国加入“七国集团” 的。今年6 月,还在官房长官任上的菅义伟曾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七国集团是协调应对全球挑战的重要框架,目前扩张七国集团,只是特朗普的想法,且可能会失败。而当美韩罅隙扩大的时候,日本一定会趁机踩上韩国一脚。反之,美日关系如有龃龉,韩国也会适时对日本下手。

美日、美韩同盟的同时,在东亚,日韩之间关系微妙,使得日韩两国在美国总统大选问题上,行事略有不同。而美、日、韩三角关系,由于美国一家独大,而暂时保证了总体上美日、美韩关系的稳定。至于日韩关系如何,在美、日、韩三角关系稳定与否中,所能起到的作用、占到的权重委实不高。

期待的舒适区能否到来

今年6 月23 日,是《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生效60 周年,然而,就在这时候,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上市,披露了特朗普曾向日本明确要求——每年分摊80 亿美元的驻日美军军费。据共同社报道,80 亿美元相当于日本目前负担的美军驻留经费的4倍多。但由于当时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尽力与特朗普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甚至在特朗普访美时,特意表现出笑容满满、鞍前马后之态,使得美日关系保持得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如今,一个比特朗普更老的老头拜登出现在台前,日本方面又是如何展望日美关系前景的呢?

上智大学教授前嶋弘和认为,回看历史,或许有所谓“民主党比共和党更不重视日本” 的印象。例如,没有哪个时期的美日贸易问题像民主党的克林顿政府执政时期那样突出,而在同属民主党的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一度在与盟友日本之间的关系上出现些许波折。但前嶋弘和认为,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在美国,无论哪个党执政,都将面临中国崛起”。前嶋弘和更认为,朝鲜核武器和导弹亦是美国需要面临的问题。前嶋弘和称:“这时候,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都比安倍政府上台之前更恶化。因此,下届美国总统执政的4 年也是日本必须更加积极地思考防卫问题的时期。” 日本国内不乏通过向美国兜售东亚危机,以此来寻求美国更多利用日本,而使得日本在美国庇佑下进入舒适区的思潮。在日本的国际关系学界,称这样关注东亚再思考日美关系的办法为“联立方程”。由此认为,拜登一旦上台,可能会在驻日美军军费问题上减小对日本的压力。

至于日本目前的执政党自民党,则仍很看中领导人之间私人关系的稳固。自民党政调会长下村博文竟然称:“前首相安倍晋三与特朗普结下良好关系。现在轮到菅义伟和拜登了。期待他们结成的良好关系能进一步促进两国关系发展。”

比起日本来,似乎韩国更按部就班地在维系与美国的关系。11 月9 日,康京和在华盛顿同蓬佩奥共进午餐,双方还确认——韩美不仅在安全领域,也在经贸和地区及全球事务上是牢固的全面战略同盟。但亦有韩国媒体分析称,康京和必然会在访美期间打探消息,甚至与拜登团队进行一些接触。而在11 月3日美国大选前,拜登已在韩联社发表了题为《走向更加美好未来的希望》的署名文章,表明进一步加强韩美同盟关系的决心。

韩国《 中央日报》 报道称,青瓦台预测,如果特朗普连任,会在防卫费分摊金额上继续对韩国施压,而拜登上台,在这方面不会与韩国过多计较。但“民主党对朝鲜的强烈不信任态度,可能会影响到文在寅政府着力推动的朝鲜半岛和平进程”。换句话说,美国总统与朝鲜领导人的会面,在未来四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一旦美国使力加剧朝韩紧张关系,韩国绝不会在舒适区——而2022 年到来的韩国选举,是否会迎来一个对朝强硬派人士呢?

身在东亚,隔着太平洋遥望美国,日韩的小心思,无非对美方各个条线仍陪着一百个小心在行事,唯恐一不小心落入深渊。毕竟,特朗普这总统起码还得当到明年1 月中旬,甚至还将为他自己认为的“可能胜选” 而继续努力。在日韩来说,对两党谁都不得罪,积极谋求自身利益,是日韩当政者的现实考量。难,真不是一点点的难!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