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国会山风暴凸显“美国反对美国”
第29版:广域/观察家 2021-01-18

国会山风暴凸显“美国反对美国”

沈逸

一如历史反复证明的,只有美国才能打败美国,如何超越自身传统的发展模式与经验,以更富政治勇气和智慧的方式推动结构性的变革,还有待美国精英们自己的持续努力。

沈 逸

[发自上海]

2021 年1 月6 日,美国现任总统的支持者冲入美国国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上演国会山风暴。首都立法机关遭遇冲击,选举结果在超过7000 万本国民众中持续遭遇质疑,政治权力交接流程近似突破和平交接的边界,输掉选举的现任总统被定义为煽动暴乱,三号政治人物与军方商量剥夺最高领导人的相关军事权限,社交媒体大范围封禁账号,这一切被欧美媒体普遍认为应该是发展中国家专利的动荡场景,在2021 年1 月,在号称西方自由民主灯塔的美国首都核心区,悍然登场,不仅让观察者掉落了一地的眼镜,而且具体而真切地上演了美国反对美国的一幕活剧。

美西方的反思,无论是政治精英还是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聚焦于美现任总统及其狂热支持者:现任总统拒绝接受选举结果,用不实信息长期煽动狂热支持者;狂热支持者拒绝认可选举结果,谋求用体制外政治参与的方式寻求改变结果;社交媒体平台提供了碎片化的非理性传播环境加剧了极化和撕裂。这种反思,形成了清晰的解决方案:剥夺社交平台的使用权利,因为威胁公共安全;用法律强力打击已经触动政治红线的风暴劫掠行为,把参与人群定义为暴徒,将上榜的劫掠者逮捕归案;再部署好更充分的警力和国民警卫队,强势压制所有再敢冲击法律和秩序的行为体。看上去秩序就可以充分地恢复和重建起来了。

这种解决方法当然不能说是绝对无效的,但问题在于,如何看待、认识和理解那超过7200 万的现任总统的狂热支持者?这里有一组来自布鲁金斯学会的有趣的数据:全美有将近3000 个郡,此次2020 年总统选举,拜登赢得了其中477 个郡,特朗普赢得了2497 个郡,相比2016 年,希拉里赢得了472 个郡,特朗普则赢得了2584 个郡;而从GDP的比值看,2016 年,希拉里赢得的郡,贡献了全美GDP 的64%,特朗普的则贡献了全美GDP 的36%;2020 年,拜登赢得的郡贡献了全美GDP 的70%,特朗普的则贡献了全美GDP 的29%。

这组数据展示的是另外一幅图景,一如20 世纪90 年代出版的一本著作的名称,即《美国反对美国》所揭示的那样:今天被贴上民粹、情绪化、非理性、学历低等政治化标签的群体,与另一个群体的冲突,其实是两个美国之间的冲突;这也是2016 年美国学者福山在其论文“美国民主的衰朽还是重生” 中所揭示的,即特朗普现象(当时特朗普刚刚赢得了共和党内部的总统候选人提名),是“阶级/ 阶层政治”复兴,取代“身份政治”的结果。

直白地说,2021 年国会山风暴是美国反对美国的具象化体现,是全球化收益与成本在美国国内错配的结构性后果;是美国精英坚持遵循精致的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回避问题,否认或者转嫁矛盾的必然产物。对其他国家而言,目睹这一幕的发生,当然不适合仅仅停留在美国也有今天,或者感慨颜色革命的始作俑者最终遭遇了反噬等阶段,更重要的是从美国汲取经验教训,继而在自身发展和前行

的过程中做出更好的预防性选择,避免重蹈美国的覆辙。

至于美国本身,一如历史反复证明的,只有美国才能打败美国,如何超越自身传统的发

展模式与经验,以更富政治勇气和智慧的方式推动结构性的变革,还有待美国精英们自己的持续努力。当然,在考虑到新冠疫情的特殊性、复杂性和严峻性的背景下,希望美国精英能早日找回应有的认知水平与决策水准,避免在自私而无谓的政治乱斗中耗散太多宝贵的时间,避免美国人民因此支付更多的生命作为代价。

其他国家更重要的是从美国汲取经验教训,避免重蹈美国的覆辙。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