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2日 星期二
点燃骚乱 熄灭“灯塔”
第36版:华盛顿之 2021-01-18

点燃骚乱 熄灭“灯塔”

姜浩峰

1 月6 日,“勤王军”将挺特朗普的标识物挂上美国国会雕塑。

右图: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1 月10 日表示,众议院民主党人将提出一项决议, 要求副总统彭斯动用美国宪法第25 条修正案罢免总统特朗普,如果彭斯拒绝,众议院将推进弹劾特朗普的程序。

上图:2020 年美国大选以拜登胜选告一段落。遗留问题却会持续发酵。

上图:当1 月6 日示威者冲进国会大厦,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被迫中断,议员们惊恐地躲了起来。

美国正成为拉丁美洲的一部分。未来的拉美地区领导人可能会以怀疑的态度回应美国对其民主进程的批评:你没有道德权威。贵国存在严重问题。你怎么能说我做得不好?

主笔|姜浩峰“推特治国” 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尚未卸任时,已于当地时间1 月8 日失去了一根“权杖”——推特宣布,永久封了他的个人账号。当天传出的另一则消息指,美国民主党已经起草完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草案。此后,1 月11 日, 美国国务院网站信息显示,特朗普任期结束时间为2021 年1 月11 日19 时49 分。然而,就在当地时间1 月11 日晚,特朗普还签署了总统令,宣布华盛顿进入紧急状态至24 日!华盛顿之乱,还未终局。

1 月7 日、8 日,路透社/ 益普索(Reuters/Ipsos)一项全美民意调查显示,有57% 的美国人希望特朗普立即辞去总统职务,尽管此时距离他任期届满已不满半个月。这项民调还显示,在2020 年11 月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中,有七成反对“勤王军” 攻破国会的行动。

1 月6 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例行进行联席会议,以确认总统大选选举人票投票结果。此际,特朗普的支持者“勤王军” 进入美国国会。造成5 人死亡,由此,引来了美国国内一系列动荡。

看到这叹为观止的景象,美国海军学会的一篇文章写道:“美国正成为拉丁美洲的一部分。未来的拉美地区领导人可能会以怀疑的态度回应美国对其民主进程的批评:你没有道德权威。贵国存在严重问题。你怎么能说我做得不好?”

黎巴嫩常驻联合国代表穆罕穆德·萨法的感叹,“如果美国看到美国现在的所作所为,‘美国一定会入侵美国’,把美国从‘美国的暴政’当中解放出来。” 在1 月9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用中文将萨法的感叹说了一遍,同时称,希望美国人民能尽快享有和平、稳定和安全,同时敦促人们深思,为何美国一些人士与媒体对2019 年香港修例风波中的暴力行为给予了完全不同的评价。

“政治病毒” 感染者

当地时间1 月6 日晚,在美国国会复会后,由副总统彭斯宣布联席会议决议,选举人票投票结果有效,乔·拜登胜选,特朗普彻底无缘下一届美国总统。

对特朗普来说,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在“勤王军”占领国会以后,美国众议长佩洛西第一时间宣称,副总统彭斯该援引美国宪法第25 条修正案,立即罢免特朗普。而眼看彭斯没有此种行动的时候,佩洛西已经在带着国会民主党议员启动针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

特朗普不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弹劾的总统。此前,1868 年的安德鲁·约翰逊、1974 年的理查德·尼克松、1999 年的比尔·克林顿都被弹劾过,其中尼克松还当真下野了。继任的副总统福特后来赦免了他。而特朗普要创造的历史是——他将成为在任上两度被弹劾的美国总统。2019 年9 月,佩洛西以“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 的名义,发起对特朗普的弹劾。当年12 月18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两项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指控他“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可在2020 年2 月,参议院最终没有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

2020 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原本,民主党方面根本选不出一个足以与特朗普抗衡的政治人物,被特朗普讥讽为“瞌睡虫” 的乔·拜登,以78 岁的高龄参选美国总统。尽管他从政经验丰富——1972 年年方30 岁就成为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1987 年和2007 年两度参选美国总统未果,但2008 年和2012 年两度担任巴拉克·奥巴马竞选搭档,后任副总统。可当时的民调显示,资深政客拜登不足以威胁到特朗普的连任。毕竟,以政治素人面貌坐上总统大位后,特朗普任上前三年,美国的经济状况看起来还不错,加之他对外打各种贸易战,令他的“铁杆庄稼” 中东部地区中低阶层白人有些满意。

可是,随着新冠肺炎在美国的流行,特朗普当局进退失据。在中国武汉发现疫情,并及时通报美方的情况下,特朗普屡屡在白宫记者会上发表对病毒的轻视之语,不是称之为大号感冒,美国流感每年也死人,就是号称自己勤洗手就能消新冠之毒。当地时间2020 年1 月21日,当华盛顿州西雅图发现新冠肺炎病例的时候,特朗普还非常笃定。一方面,他在当时可是实实在在感谢中方,称“中国已经非常努力在控制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我代表美国人民感谢中国”;另一方面,美国在关闭了与中国的民航通路以后,并没有同时关闭与欧洲的民航通路。2020 年4 月,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病毒基因研究就表明,导致美国当时大部分感染的是来自欧洲的毒株;到了2020 年7 月,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理论生物学家贝特·科波尔撰文称,根据他所了解到的全球追踪数据,在欧洲和美国流行的新冠病毒比在中国流行的更具传染性。

作为三军统帅,他眼睁睁看着包括“罗斯福” 号航母在内的美军内部疫情扩散。“罗斯福” 号舰长不过是对媒体说了些实话,就被解职。

美国控制不住疫情的时候,特朗普想到的是甩锅。原本他称“感谢中国”,此时他在社交媒体上用污名化的“中国病毒”称呼新冠病毒,甚至将白宫新闻发言稿上的“新冠病毒” 字样改作“中国病毒”。他的团队中,诸如国务卿蓬佩奥之流,更是“政治病毒” 感染者。蓬佩奥冒着疫情满世界窜,到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其目的,不乏想让美国媒体或者民众的注意力分散到中国或者其他什么国家身上,以保证特朗普能够竞选连任。

用口罩“煽风点火” 者

可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早在2020 年春季,已经有人对特朗普失去了信心。3 月9 日、12 日、16 日、18 日,美股连续4 次熔断。股神巴菲特在3 月12 日美股连续第二次熔断时曾言:“我活了89 岁,才有这样的经历。” 在这次美股连番熔断之前,美股只在1997 年10 月27 日出现过一次熔断。尽管在当地时间3月13 日,特朗普于白宫玫瑰园记者会上宣称,美国进入“全国紧急状态”,3月15日又进行了全国性祈祷,可目前来看,他的这些作为,并没有将美国带出疫情“泥潭”。甚至到了10 月份,疫情进一步恶化之时,特朗普又宣称自己得了新冠肺炎。然而他住院仅仅三天后,于10 月7日竟然神奇地出院了。出院之际,他所作所为,则是乘坐直升机回到白宫,下机时镜头感十足地摘下口罩。再出现在白宫阳台上,向拥趸挥手致意。特朗普用可以抵御新冠病毒入侵人体的口罩来“煽风点火”,那意思,新冠病毒对他是几乎没有威胁的。这无疑又引起了特朗普支持者近乎宗教狂热般的呐喊。

当一个月之后,美国总统大选之际,正因为他的神奇出院,使得不少特朗普拥趸认为,新冠病毒并不可怕,甚至都可能是不存在的。居住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43 岁美国公民托尼·格林,直到自己在参加了一场14 人参与的家庭聚会并成为确诊病例后,才认识到新冠病毒的存在。“之前,我一直认为,新冠病毒是主流媒体和民主党策划的骗局!但事实证明,我错了,我不该相信特朗普总统对新冠病毒的言论。” 格林如此说。

在接近投票日前,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桑福德举行的竞选集会上表示,“我经历了(新冠),他们说我已经免疫了,我感觉(自己)很强大,我要亲吻观众席中的每一个人。”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集会现场发表演讲时并未佩戴口罩,现场数千名支持者大多也没有佩戴口罩——戴不戴口罩,本来是针对疫情状况而定的一种选择,在今次美国大选中,竟然用以进行短兵相接的政治恶斗。

2020 年11 月3 日,是美国大选投票日。当地时间11 月4 日凌晨,面对已公布选票结果的州的统计结果显示拜登暂时领先的局面,特朗普竟然在推特中宣称“我们赢了”。当时,美国广播公司(ABC)在报道中就评论称,特朗普所言是“迄今为止对(美国)民主体制最肆意的攻击”。

此后,特朗普一不做二不休。在普选结果出来后,明面上,他和他的团队提出各种司法诉讼。如果说,对于败选者来说,这样的司法诉讼是符合游戏规则的话,那么,特朗普的另一番举动,简直令人咋舌。今年元旦刚过,特朗普与佐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的一段通话记录被曝光。在音频中,特朗普声嘶力竭地对拉芬斯伯格说:“我只想找到11780 张票,比我们拥有的多一张就够了!因为是我们赢得了佐治亚州!”特朗普甚至说:“我就需要这么多,你这个共和党党员,你看着办吧!” 当时,拜登以306 张选举人票大幅领先获得232张选举人票的特朗普。即使赢回佐治亚州来,特朗普也不可能翻盘。然而,特朗普仍寄望于啃下一票是一票,来赢得选举。拉芬斯伯格在推特里转发了特朗普的攻击性言论,并回应称:“你说的不是真实的!真相会有的。”

今届美国总统大选,与往届不同之处是——出来投票者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于2020 年11月4日的报道称,总投票人数是1.598亿,为1900 年以来最高。特朗普得到了超七千万张普选票。这比2016年他获得的六千一百多万张普选票,确实高了一大截。但比起这次的对手拜登来,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差了大约七百万票。当然,在新冠疫情累计确诊病例两千余万人,累计死亡已近40 万人的美国,谈论特朗普和拜登的普选票数各自有多高,只能显示出美国社会的撕裂程度有多深。

将灯塔撕裂给世人看

早在2020年6月初,德国《明镜》周刊让特朗普上封面的那张漫画,就是他手里捏着一根火柴的画面,背景是窗外有抗议者的美国,身处浓烟弥漫的火中。

因当地时间5 月25 日,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而点燃了“黑人的命也是命” 运动。时隔半年多,2021 年1 月6 日,当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将确定总统大选选举人票结果,宣布1 月20 日上任新总统姓名时,特朗普的“勤王军”已经聚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朗普利用社交媒体做死忠粉文章,可谓登峰造极。2020 年12 月下旬开始,特朗普不断在推特里声称选票被偷窃,号召粉丝进京勤王。“1 月6 日,在华盛顿,将有‘大行动’发生,千万不要错过”;“我们将继续斗争,直到每一张合法投票都被计算在内,我们将拯救美国”……特朗普挑动他的拥趸,目标直指1 月6 日的国会联席会议。

此前,当源源不断的“勤王军”不顾疫情,向华盛顿聚集的时候,华盛顿警察局局长罗伯特·康蒂于1 月4 日就警告称,不允许特朗普支持者持枪进入华盛顿。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则在当日的一则声明中称,将派遣300 名队员前往1 月6日的集会现场。当天,华盛顿警方还杀鸡儆猴般以破坏公共财物之名逮捕了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 的领袖埃里克·塔里奥,并称这位特朗普的支持者被捕时持有“两个大容量枪支弹匣”。

然而,警方的警告并没能阻止“勤王军” 的步伐。而以“勤王军”较为顺利地进入国会大厦来看,区区300 名国民警卫队队员,以及华盛顿警察、国会警察等,根本挡不住这些狂热分子。很不幸,枪声还是响了起来,退伍女兵阿什莉·巴比特倒下了——1 月6 日,当巴比特背着美国国旗包,披着拥护特朗普的旗帜,口喊“USA”跟着“勤王军”闯入国会的时候,她或许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后果。生活不那么顺利,欠了一屁股债的她或许以为,光明就在前方。再往前冲一冲,就能进国会,就能改变特朗普败选的事实——这是巴比特和她身边的“勤王军” 们心心念念的事。当大门玻璃被砸碎之际,喊着“前进,前进”的巴比特冲在前方。门后的国会警察精准地扣动扳机,巴比特应声倒下,再也没有起来。

更多的暴徒确实冲进了国会。60 岁的理查德·巴特尼顺走了众议长佩洛西桌子上印有她名字的信封,还留下了25 美分,以表示这是买的而不是偷的。不知道佩洛西事后是否认为巴特尼将脚跷在她桌上的留影是不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俄勒冈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杰夫·默克利称,洗劫者6 日闯入国会大厦后,偷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纽约市皇后区联邦众议员格蕾丝·孟称,暴乱发生后,她和南佛罗里达州女议员路易斯·弗兰克尔躲进一间小屋,两人合力抬起一个大椅子,用它死死抵住房门,等待了5 个多小时。“他们高呼USA、USA,这很吓人。”格蕾丝·孟说。弗兰克尔说,自己看电视新闻时,认出了国会大厦和支持特朗普的旗帜,但除此之外,自己简直感觉这是另一个国家的事。

“勤王军” 攻陷国会后,三位美国前总统第一时间出来发表声明。克林顿在一份声明中说:“今天,我们的国会、我们的宪法和我们的国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攻击。” 奥巴马表示,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是我们国家巨大的耻辱时刻”。小布什则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是令人作呕和令人心碎的景象。”

可以说,经此一役,特朗普以一己之力重创了美国的国家形象,让美国遭到了“美式民主” 的反噬。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以《这是一场政变》为题发表文章,将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一事描述为“在美国总统的怂恿下,暴动者正在袭击美国政府所在地,企图发动政变”。文章里有句话颇有情绪性,但可能代表了很多美国人的想法:特朗普证明了,去年11 月果断投票让他下台的美国人是对的。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获得一段特朗普的大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拍摄的视频,显示了“勤王军” 攻入国会前的,特朗普与家人、朋友在其集会后台区的场景。“鼓起勇气,去做正确的事!战斗!” 小特朗普的女友金伯利对着镜头如此说。

视频结束后没多久,特朗普登台演讲。在一个多小时的讲话中,特朗普向支持者们继续灌输“选举欺诈” 的观点,宣称大选结果存在虚假性,并施压副总统彭斯“利用权力阻止国会认证拜登胜选”。

“我们出发吧,我们要踏过宾夕法尼亚大道,我爱死宾夕法尼亚大道了。” 在特朗普的号召下,他的支持者们涌入华盛顿特区,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导致流血冲突。特朗普的叫嚣,简直堪称美国政治极端化已病入膏肓的写照。

在推特永久封杀特朗普账号以后,特朗普立即做出回应,通过“总统特朗普” 官方账号(@POTUS)发贴称,“推特员工联合民主党及激进左翼,将我的账号从他们平台移除,让我还有你们这7500 万伟大爱国者闭嘴”,进而,特朗普还称,“我们一直在和其他网站进行谈判,很快会有一个重大宣布。我们也在研究在不久的将来建立自己平台的可能性。我们不会被沉默!”然而,推特这次真的是在用无言之语告诉特朗普“你有权保持沉默”——竟然将总统官方账号上特朗普的这几句反击给秒删了。之后,所谓的“特朗普竞选团队” 账号(@TeamTrump)发声,被删;特朗普的数字营销总监加里·考贝奉献出自己的私人账号,改头换面为特朗普账号,几分钟后,这一仅两万多粉丝的账号又被推特删了。不把特朗普删到没脾气,看来推特是不罢休了。特朗普如今能做的,则是考虑组建辩护团队,以应对佩洛西发起的弹劾。有消息称,他会聘请律师艾伦·德肖维茨加入他的弹劾辩护团。德肖维茨曾参与过“辛普森杀妻案” 辩护团队,还为涉嫌性侵的爱泼斯坦、韦恩斯坦进行过辩护。如今,跃跃欲试的德肖维茨已经公开态度——为特朗普总统辩护将是他的“荣誉和特权”,眼看着如此言论被痛批,他又转口道:“我这是在捍卫美国宪法的荣誉和特权,而非总统的荣誉与特权”。

当地时间1 月10 日,影视明星出身的加州前州长施瓦辛格对着镜头,举长剑怒批,称1 月6 日暴徒闯入国会的行动,简直堪比1938 年纳粹在德国和奥地利针对犹太家庭、学校和商业的大肆破坏。施瓦辛格是演员出身的政客,自从当了州长以后就息影了。特朗普不是职业演员,作为脱口秀嘉宾明星出身的政客,他当上总统后,却愈“演” 愈烈……

在后特朗普时代,美国向何处去?世界如何看美国?似乎都需要重新考量……

220 年来,美国国会大厦挨“暴” 多次

美联社1 月6 日刊发一篇报道,盘点了美国国会大厦220 年来发生过的暴力事件。

1814 年,在这座建筑启用仅14 年后,1812年战争中的英国军队就曾试图烧毁它。入侵者先是洗劫了国会大厦,然后在南北两翼纵火——点燃了国会图书馆。据建筑师本杰明·亨利·拉特罗布说,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避免了它被完全烧毁,但给国会大厦留下了“最壮观的废墟”。

1835 年,在国会大厦外,一名精神错乱的油漆工试图用两把手枪向安德鲁·杰克逊总统射击;枪支卡壳,杰克逊用手杖制伏了袭击者。

1856 年,在主张废奴的参议员查尔斯·萨姆纳发表了批评奴隶制的演讲后,众议员普雷斯顿·布鲁克斯在参议院里用手杖袭击了萨姆纳。

1915 年,一名德国男子在参议院会客室里放了三根雷管;爆炸发生在午夜前夕,当时周围并没有人。

1954 年,4 名波多黎各民族主义分子升起了该岛的旗帜,高喊“波多黎各自由”,并从众议院的旁听席上连开了大约30 枪。5 名国会议员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1971 年,“地下气象员” 组织在国会大厦引爆炸药以抗议美国轰炸老挝。1983 年,反对美国入侵格林纳达的抗议者在参议院制造了爆炸事件。

1998 年,一名精神病人向国会大厦一个检查站开枪,打死了两名国会警察。其中一名警察在死前设法打伤了枪手。枪手被逮捕,后来被关进了精神病院。附近的一座约翰·卡尔霍恩副总统雕像上至今还有那起事件留下的弹痕。

2013 年,一名洗牙师带着18 个月大的女儿试图驾车闯入白宫,结果被一路追到国会大厦,在那里被警察击毙。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