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国产大飞机:头文字C与未来C位
第52版:社会 2022-09-26

国产大飞机:头文字C与未来C位

姜浩峰

下图:C919飞机首次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上图:9月19日,两架国产C919客机停靠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停机坪。

左图:9月6日,湖北省襄阳市,吴光辉(右一)进行转场训练前准备。

上图:2021年10月22日,工作人员在国家“十三五”科技创新成就展上介绍中国商用ARJ21、CR929、C919大 飞机。

中国商飞已完成C919大飞机取证前的试飞任务,今年内将取得民航的适航证,并交付给首家客户东航。

主笔|姜浩峰

“传统设计方法很难满足未来飞机发展需要,引入人工智能后,计算结果相当,花费时间为传统超算的1/20—1/30。”9月15日,在2022世界设计之都大会开幕式上,吴光辉如此说。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商飞”)首席科学家、C919 大型客机系列型总设计师同时披露,中国商飞已完成C919大飞机取证前的试飞任务,今年内将取得民航的适航证,并交付给首家客户东航。

从吴光辉的话中不难看出,国产大飞机C919终于临近交付。而这款头文字C的单通道大飞机,未来是否有机会与头文字B的波音737、头文字A的空客A-320相媲美,共同分享更大的市场蛋糕呢?如吴光辉所言,引入人工智能之后的中国飞行器设计,是否会加快进度,给人以更大惊喜呢?

得到的“蛋糕”有多大

9月13日,两架C919飞机——编号分别为B-001F和B-001J,于9时6分和9时40分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相继起飞,分别于10时51分和11时24分到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此际,有媒体就报道称,“按照目前的计划,年底前首架机也将交付给第一家运营商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而东航方面可能会将新机首次投入运营的时间放在2023年第一季度”。

这样的判断是有依据的。今年5月10日晚间,上市公司东方航空发布公告称,将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0亿元,其中控股股东中国东航集团拟认购不低于50亿元。

这笔钱用来派什么用场呢?《新民周刊》记者注意到,其中105亿元将用于引进38架飞机项目,其他近45亿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东航表示,这次募集资金,“为公司业务发展提供坚实保障,同时响应国产大飞机国家战略,提升航空载运能力,改善资本结构,提高抗风险能力和财务稳健性”。

单看东航本次宣布引进的38架预计2022年至2024年交付的飞机,就能看出何谓“响应国产大飞机国家战略”——这38架飞机中,超过七成为国产飞机,其中4架国产大飞机C919、24架国产支线飞机ARJ21-700。C919飞机单价也首次披露——其目录单价为0.99亿美元,以当时1美元兑换6.6元人民币换算,则为6.53亿元人民币。尽管此后人民币比美元汇率有所浮动,但业界相信,根据惯例,中国商飞与东航之间的协议中是约定了支付方式的。

且看东航2021年年报,又能看出端倪——计划2022年、2023年持续引进双通道宽体大飞机波音787、空客A350,两者相加有18架之多。而在与C919机型大小、载客量、航程上比较接近的飞机中,将退出17架波音737飞机,而无新引进该机型。倒是空客A320——既有退出11架,又有引进35架。

比之35架空客来,东航第一步引进的C919飞机,数量上并不算大,可毫无疑问,已经挤进了原本波音、空客所占领的单通道飞机市场。

记者从中国商飞网站上看到,2021年,中国东航与中国商飞签署了首批5架C919大型客机购机合同。而东航的公告只显示了4架C919的交付。那么,中国商飞网站上的“5架”和东航公告里的“4架”是否一回事?是否有出入呢?民航专家林智杰表示:“中国东航5月份募资引进的38架飞机不是新订单,是因募资需写明用途,将已经下单尚未交付的飞机列出。根据中国东航已披露的机队规划与采购合同,此次募资引进的ARJ21-700飞机与C919飞机数量均在采购范畴内。”如此看来,东航称即将交付的4架C919飞机,是与商飞签订的5架机购机合同的一部分。至于第5架C919何时交付,有待披露。而未来,东航必将购入更多C919飞机。东航新近披露的半年报显示, 2023年将再引进4架C919飞机就是证明。

从此前情况看——东航引入中国商飞设计制造的ARJ21飞机后,主要给东航旗下的一二三航空运营。截至2021年末,一二三航空共运营ARJ21机型飞机合计7架。当新增的24架ARJ21-700飞机到货后,意味着一二三航空机队规模增长约三倍。东航如此扩充一二三航空的机队,并非无的放矢。从机场建设的进程看,近年来我国新建机场多位于中西部地区及东部地区中小型城市。我国民航十四五规划明确,至2025年我国民航机场数量将达到270个,新建机场仍主要集中于中西部地区及东部地区中小型城市,进一步推升支线航空市场发展空间。亦有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夏秋航季,全国支线机场周计划航班量超过2.4万架次,同比增长11.2%,航空公司持续在支线机场投放运力,对支线飞机的需求在增加。

C919飞机市场前景同样可看好。这款单通道大型客机,座级158座至168座,比ARJ21-700高约一倍;航程约4000公里,比ARJ21-700略远。如果某个支线航班客流量大,大可以用C919机型替代ARJ21-700。C919的用途当然不止如此。据悉,东航计划将首批获得的C919客机交由其上海总部基地接管运营,并率先投入上海、北京、昆明、西安四大核心城市,广州、深圳、成都、厦门、南京、杭州、青岛、武汉八大关键市场的运营之中。

航空专家肖治垣在《中国民航运输业的未来》一文中分析称,“‘十四五’期间,要全力构建以骨干网、基础网为支撑的国内航线网络”。相应来说,150座级的飞机之需求是非常大的。这也是东航引进飞机中,以单品来看,空客A320引进数量最多的原因。而未来,随着C919机型逐渐成熟,其用途更广。肖治垣称,接下来中国民航产业将深耕东南亚和东北亚市场,稳步拓展西亚、中亚、南亚等市场,构建周边航空运输圈。同时有序提升共建“一带一路”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航线网络的通达性,其包括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和孟中印缅等航线网络。这些“空中丝绸之路”的建设,很可能是C919飞出国门的第一步。

中国商飞网站显示,当前C919飞机累计拥有28家客户815架订单。其中国航、东航、南航三大航订单数量共60架,国内航司方面包括海南航空、四川航空、河北航空、幸福航空,还包括国内18家航空租赁公司。C919还获得了德国普仁航空、泰国都市航空两家国外航司以及一家国外航空租赁公司美国GECAS公司的订单。同时有消息称,中国商飞已为C919飞机向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提出适航申请,为潜在的出口订单做准备,并获得了EASA的受理。

资本市场对C919飞机的市场前景是相当看好的。在两架C919飞赴北京以后,9月13日午后,国产大飞机概念股拉升上行,通达股份、润贝航科、立航科技涨停,航亚科技涨逾8%,炼石航空、楚江新材、航发科技等个股集体上涨……

打开大产业链空间

“2022年,大飞机项目将由研制阶段逐步转入产业化阶段。”今年2月7日,中国商飞董事长贺东风在公司干部大会上表示,“当前任务叠加、矛盾交织、形势紧迫,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把大飞机搞上去,要保持战略定力,用战略上的坚定性应对环境的不确定性。”

环境的不确定性确实真实存在。譬如此后的上海疫情封控情况。特别是中国商飞型号副总设计师、复材中心副主任孟庆功在抗疫期间过劳去世。

但总体上,C919飞机项目在上海疫情封控期间也在推进。5月14日6时52分,编号为B-001J的C919飞机从上海浦东机场第4跑道起飞,于9时54分安全降落。当时新华社评论称,这“标志着中国商飞公司即将交付首家用户的首架C919大飞机首次飞行试验圆满完成”。当9月13日,此架飞机与编号为B-001F的同型机一起飞赴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国海证券分析称,中国民用飞机的万亿级的产业链或逐渐打开。

从产业链角度来分析,大型客机的产业链长度长、复杂度高,将制造环节进行价值拆分之后就能看到,机体制造、发动机、机载设备分别占比30%—35%、20%—25%、25%—30%,其余系统如内饰等占比10%—15%。单以C919飞机为例,其不仅仅是主制造商中国商飞一家在产业链里扑腾。譬如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主要参与飞机的机械制造环节,如C919的机身由洪都、成飞、西飞、航天海鹰等制造,其中机头部件是由中航工业成飞民机生产等。

C919的总装放在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该公司前身为上海飞机制造厂,曾研制我国第一款大客机运—10。1985年,上海航空工业公司与美国麦道公司签订协议,合作生产MD—82大型客机,首架飞机于1987年7月交付使用,前后交付了20多架。2018年9月,时任中国商飞公司系统工程专业总师、C919飞机需求管理系统设计师李浩敏曾在重庆科技馆举办的“我叫中国造”科技·人文大讲坛上讲述到这段往事。李浩敏回忆,1984年,上海汽车制造厂与德国大众成立合资企业,开启了桑塔纳模式。“航空工业也希望飞机领域能借鉴这种模式,他们选择的合作方是美国麦道公司,试图把麦道的MD—82飞机引入中国生产,打造成民航业的桑塔纳。”虽然后来,麦道被波音兼并,上海麦道项目没有像桑塔纳那样成为一种工业商业领域的奇迹,但其本身也为中国的大飞机项目保存了一些血脉、技术积累。

早在中国商飞将总部设在上海之初,《新民周刊》记者就曾了解到,正是基于上海的这些基础和经验,国家在产业布局时才将商用大飞机项目总部落子上海。“但即便那时候——C919立项之初的2009年,据称国产化率目标仅为10%。”航空业观察者张仲麟说,“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当时的国内航空制造业还是较为薄弱的。撑不起整个大飞机的产业链。连最为基础的铆钉都要到2013年才获得适航认证可以在C919上使用,而时至今日情况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确实,如果回看2009年的时候,中国尽管早已具备了门类较为齐全的工业体系,还是排名美国、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三经济体。可当时,中国的高铁网络还远未发达,动车组还主要依靠引进技术生产;中国造船工业也还没有完全起来,譬如大型邮轮制造,还几乎没有启动;中国自主品牌的汽车也不似如今这样实现了规模化出口。一如高铁上马带动了中国高铁技术的进步、家用汽车的普及带动了国产汽车的增多,因为C919大飞机项目的立项、建设,也带动了产业链的发展。

譬如轮胎——长期以来,国内航空轮胎市场长期被欧美日企业所占据,如:法国的米其林、日本的普利司通、英国的邓禄普、美国的固特异。记者在一份早期的C919供应商名单里看到来自美国的霍尼韦尔的轮胎。但如今,昊华科技在2021年12月应对投资者问询中证实,其下属的曙光院参与了C919的轮胎国产化研制。也由此确定了C919下一步会有国产化轮胎。

张仲麟认为:“国产的不行的时候,就只能用国外的。但国外厂商如果想参与C919项目,就得进行合资。而国内产品如果能满足要求。那就进入供应商清单,让C919用上国产部件。”

在C919飞机即将交付之际,中航证券分析称,“民机领域未来长期的投资机会在于国产化提升空间较大的领域,如高端加工、动力系统、机载系统等,通过吸收转化国内外先进技术及自主研发,伴随着国产大飞机产业的成长和壮大,在这些领域,国内会诞生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优秀公司,形成我国自己的民机产业链,带动我国高端制造业整体发展”。

对世界该有更多贡献

在中国国产单通道大飞机C919即将交付之际,业内注意到这款飞机的报价不到1亿美元,比起波音737和空客A320来是具有竞争力的。毕竟,波音和空客的同类竞品报价一般在1.2亿美元左右。实则,西班牙《阿贝赛报(ABC)》网站早在2019年5月就曾分析过,因为未来20年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渴望旅行的中等收入人群将持续上升,使得单通道大飞机的需求量也快速上升。而当C919飞机的产量提升到一定规模,其售价还有可能进一步下降。

以ARJ21-700的发动机反推支架为例,就能说明这一情况为何会发生。在ARJ21-700早期产量较少时,只能采用国外原厂部件,由于订单数量少,国外原厂件价格高达几万美元;当ARJ21-700产量大幅上升后,因为需求量加大,且非常关键的一点——国产件顶了上来,价格就大幅下降了。由此极大降低了成本。

那么,国产配件占据C919飞机的供应商市场份额以后,是否会让原本的海外供应商不满呢?从共同将“蛋糕”做大的角度分析,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概率并不大。就在C919完成适航审定,即将交付之前传出消息——9月1日,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北京日”暨“投资北京”峰会上,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和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宣布,在北京成立一家全新的民用航空发动机维修合资公司——北京航空发动机维修有限公司(英文简称BAESL)。BAESL是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全球维修网络的中国大陆第一家、全球第四家遄达系列民用涡扇发动机合资维修公司,其组建标志着国航和罗·罗公司在民用发动机售后维修领域的合作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其实,这样的合资,也是国际航空资深巨头企业继续看好中国的明证。目前的中国各地,与空客、波音等国际航空器产业巨头合作的企业不少——天津空客项目,达成亚洲空客民用客机唯一一条总装线;波音中国总裁谢利嘉于8月9日披露,“波音舟山工厂已经做好准备,可以在这里交付飞机了”;成都双流的“空中客车飞机全生命周期服务中心”则将于2023年竣工……

随着C919大飞机项目进入客机交付阶段,一些在国内的航空配套企业也将进一步释放活力,有机会被列入采购名单,为包括C(中国商飞)、B(波音)、A(空客)三家在内的各国航空器生产企业服务。

商飞的发展,也为海外供应商提供了更大市场。今年初,一批海外企业落户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二期。这些企业包括航空研发与制造、航空工装与内饰、航空物流与供应链管理服务、航空金融与航空文创,以及复合材料领域。

未来,中国的航空器设计、制造,必将对世界有更多贡献。吴光辉于9月15日披露,继C919之后,中国商飞远程宽体客机CR929目前已确定飞机总体技术方案,选定机身、尾翼结构部段供应商,正式转入初步设计。其基本型命名为CR929-600,航程为12000公里,座级280座。此外还有缩短型和加长型,分别命名为CR929-500和CR929-700。而未来,引入人工智能的中国飞行器设计,会带给世界什么样的新贡献,亦值得期待……

C919/7年历程

C919大型客机从总装下线到完成取证试飞耗时近7年。

2015年11月2日

C919首架机在浦东基地正式总装下线。

2016年12月25日

C919飞机首架机交付试飞中心。

2017年5月5日

C919大型客机在上海首飞,随后在同年11月10日从上海转场西安阎良,正式开展后续试飞取证试验工作。

2017年12月17日

第二架C919飞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完成首次飞行。

2018年3月24日

C919飞机102架机(C919第二架机)顺利完成第五次试飞,并于2018年7月12日转场东营试飞基地。

2019年10月24日

C919大型客机105架机(C919第五架机)完成首次试验飞行。

2020年2月23日

C919大型客机106架机转场东营试飞。

从2022年7月开始

全国多个机场都出现了国产大飞机C919的身影。7月4日C919落地烟台市蓬莱国际机场;7月5日,C919首次在雨中的郑州机场完成起降;7月7日12时01分,国产大飞机C919在武汉天河机场落地;7月8日,C919先后在桂林机场、北海机场进行功能和可靠性试飞任务;7月12日,C919首航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2022年8月1日

C919完成取证试飞。

(据中国新闻网)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