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小蔡 竟把客户赶到对手那儿
第32版:广域/城与事 2022-11-21

小蔡

安宁

安宁(广东深圳,职员)

国庆前一天,带朋友去宁国,看看小蔡。小蔡是我前年和先生开车路过宁国时认识的。当时参观了小蔡的工作室。说是工作室,其实是原宁国县陶瓷厂里辟出一块空间,给他做陶艺小作坊。

我见他工作台旁不少柴窑功夫茶杯,东倒西歪堆在纸盒里。小蔡笑着说:“这些都是做坏的,没用了,你喜欢可以挑选一些!不过这已是朋友挑剩下的。”我拿起一个又一个在手中仔细查看,发现不少杯子仅仅有些小瑕疵。我挑好,给小蔡看,问他收多少钱一只?“这还要钱?最好你全拿走,帮忙我清货!”我一听心底乐开花,但毕竟这是人家手工一只只捏出来的。此时,小蔡正在实验做木叶杯,就是一片叶子落在杯底,经过一千摄氏度高温后,杯底呈现美妙的树叶纹理。我在深圳茶博会上见过这样的杯子,价格不菲。我请小蔡替我做两只木叶杯,顺便买了几个功夫茶杯。

一路上,我沉浸在无比亢奋喜悦中,把玩那些看上去拙美的功夫茶杯。先生一边开车一边自言自语:“这小子靠这手艺生活?听小蔡说一窑烧出来,一半是废品。”宁国现存活口柴窑8座,虽然号称世界最长活态柴烧龙窑,但大多在烧生活用品,水缸、花盆甚至腌肉缸之类。唯有小蔡整日制陶观火,期待落灰窑变之美。

这一别,便是两年多。这次回屯溪,见到小蔡,得知木叶的柴烧杯一直没烧成功,不是落叶飘到杯沿,就是落叶缩成一团,稍微完整一点的,叶脉断断续续,废弃的半成品木叶杯,足足几十个。我拾起几只,对小蔡说:“这些不完美的,给我一些。”他还是那句话:“全拿走吧!”同来的友人却从博古架上把小蔡最近烧制的岩矿茶壶一股脑拿下来,说全要了,留下一只最小的当地紫砂小壶给我。小蔡因为木叶杯没烧成功,有点歉意,表示这小壶不收我钱!我说,那不行。小蔡推辞说:那就给一百吧。临别我们向龙窑走去,窑外松枝清香,窑口燥热扑面,小蔡手捧刚出窑略带温热的一把壶说:这个不错!也送你!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