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挨过饿的老方 乌镇布衣诗人
第72版:广域/城与事 2020-05-18

挨过饿的老方

小神蒙巴第

小神蒙巴第(青岛,公务员)

老方是我前同事,我俩惺惺相惜,算忘年交。

有一年,老方请我去他老家玩,其老乡兼老同学设宴款待。一圈60 后大叔,独我一个80 后晚辈,气氛倒也融洽。主陪老秦热情好客,每上一道菜都要先为我叨菜。但我因对当地美食兴趣不大,加之食欲不佳,吃得少。于是,主陪副陪还没敬完酒,我的餐碟里就已经堆得像座小山了。

散席后,老方一脸严肃:老秦叨的菜怎么能不吃呢?这也太不尊重人家了。我说明原委,老方的教育没停:“以前老家闹饥荒,不到过年见不到白面,平时就靠地瓜填肚子,吃多了,现在我都觉得地瓜味恶心。……那时节,每个人口粮都是固定的,家里来了客人,只能拿出珍藏的白面,如果再炒一两个沾点油水的荤菜,可就更奢侈了。客人上了桌,不好意思下箸,主人就要给客人叨菜,让客人一定吃饱吃好。”

我反驳:“叨菜不是你们那时候有的。叨菜是方言,书面语是‘布菜’‘奉菜’,是席间传统礼仪,也是主人表达热情好客的一种方式……”

“我不管这些,我们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给一个人叨菜表达的就是最实在的敬意。” 老方忆苦思甜,接着倾诉:“我考上高中那一年,初中班主任来我家报喜,我妈死活要留老师吃饭。她用鸡蛋做了一锅疙瘩汤,还蒸了一屉花卷,老师知道这顿饭的分量,临走时说什么也要把准备好的粮票留下。这是将心比心啊!……后来就好了,我考上了县一中,省重点,对我们这些农村学生执行粮食调剂政策……地瓜换白面,天天大馒头。……知识改变命运,我有了切身体会,念书能不用功吗?”

我懂了,最好的赔罪方式,是陪老方再喝个小酒,听他讲完自己的故事。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