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敲瓦爿儿 球迷舅妈
第38版:广域/城与事 2022-12-05

球迷舅妈

李萍

李萍(广东深圳,职员)

2010年世界杯期间,我去上海看望年逾九旬的姑婆,住在姑婆家。早起,得知年近花甲的舅妈半夜起床看世界杯竟一场不落。

“我也喜欢看世界杯!”舅妈一听我说,老开心了。然后悄悄对我说:“家后面的衡山路酒吧一条街,很多老外都在酒吧里看球赛,欢呼呐喊不要太热闹哦!决赛那天,我们也去那儿看!”说完我俩相视一笑。

决赛那晚,我和舅妈从淮海路走到衡山路。我至今记得:那是一家欧式住宅改造的酒吧,院子里遮阳伞下,几张小圆桌四周围着几张圈椅,没人。我和舅妈窃喜,因为来的路上,只要能看球的地方,都挤满人。谁知走进屋,昏暗的灯光中,坐满男男女女,还有不少外国人,每位手中握着一瓶啤酒,餐台上、桌子上也到处是啤酒。没有人注意我们,估计他们泡在这里许久了,个个喝着啤酒,眼睛盯着电视机屏幕,我和舅妈瞥一眼四周,没座位了啊!虽然一路走来,也有几家酒吧可以看决赛,但等我们走回去,决赛早开始了,错过精彩的巅峰对决,岂不遗憾?就站在人家背后看。

决赛开始了,看见球员运球到球门,舅妈激动地大喊:“进去!进去!射门!射门呀!哎,急死人!”那情景恨不能自己上场帮人家踢。一看对方丢了球,“哎哟哎哟哎哟”极其惋惜。四周看球的人也个个情绪高涨,中文英文轮番感叹,语言已不足以表达自己那一刻的情绪,口哨声,唏嘘声,啤酒瓶撞击桌面声,谁还能一声不吭安静看赛?那届世界杯,西班牙队夺冠!激情四射的《西班牙斗牛士》曲子一响,全身血液奔涌好一阵,我们才乐滋滋回家睡觉。

那届世界杯结束,舅妈得了带状疱疹,很疼!舅妈自己是医生,觉得哪里都没去,怎么会染上带状疱疹?华山医院的同学对她说:“你肯定是没休息好!”舅妈才想起自己熬夜看球赛,也许免疫力下降了。但想到看世界杯的兴奋、愉悦,立马忘记自己身上的痛。

四年一次的世界杯正在上演好戏,听舅舅说,迈入古稀之年的球迷舅妈,又有了天天看比赛的好机会。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