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被遗忘的主菜
第76版:专栏/前廊众生 2022-12-05

被遗忘的主菜

胡展奋

胡展奋

专栏作家

Columnist

喜欢历史,酷爱大片

它又是出了名的滑肠之物,难道古人的肠胃那么好?

曾想知道三千年前的老祖宗吃什么蔬菜,最方便的就是查《诗经》。

经查,记录在案的蔬菜有30余种,野菜却占90%,《诗经》第一首“关雎”提到的荇菜,就是一种水生野菜,所谓“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它吃口滑叽叽的,有点像如今的西湖莼菜,黄河南北的沼泽地都有分布,后来沦落为家畜的饲料,其余的卷耳、芣苢、韭、葵、葱、藿、薤、蕨、薇、苹、藻、苓、荑、唐、芄兰、谖草、蓷、荼、荠、莫、苦、葑、菲、苕、苴、苹、莱、芑、蓫、葍、堇,大都是野菜,人工栽培的也就韭菜、葵菜、芹菜、蔓菁(大头菜)、萝卜。

如果排座次,《诗经》里的蔬菜,葵居第一。《诗经·七月》诗就有“七月烹葵”。而我每每看到“葵”就为自己的无知而难为情。

早年背古诗十九首,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很长时间一直以为“青青园中葵”的“葵”,就是向日葵,曾奇怪,我们人人争做向日葵,没成想古人也这么“轴”,向日竟是传统?

后来有了孩子,老婆却没有奶水,猪蹄呀鲫鱼呀吃了好多,没用,彼时我在《康复》杂志供职,得一老中医不传之方,一看一头雾水:葵菜若干,牛鼻若干,炖汤,连服一周,乳涌如泉。

葵菜是什么?牛鼻哪里弄?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老中医说了,既然“不传”,就有难言之隐,取牛之鼻和杀牛有什么两样?这不公然破坏生产嘛!所以“不传”。

我那时有点急,故意挤兑地问,猪鼻行不?他笑了,这怎么行!这样吧,你不妨去浙江中路的清真店问问,他们或许有渠道。翌日,“牛鼻”还真被我解决了。那,“葵菜”呢?老中医连说惭愧,药房里新鲜的肯定没有,去乡下找找。

其时岳父母在昆山做老师,赶紧去问老农,老农也不知,岳父找了农科所,农科所说这太容易了,我带你去,田里路边到处都是的“野菜”。

结果“葵菜炖牛鼻”的那天,邻居都来瞧稀罕,因为不能放调料,味道有点难闻,婆娘捏着鼻子灌下去,每天一服——奇了,你不信中医还真不行,第三天,乳门就大开,一个场景永远忘不了,儿子懵懵懂懂地刚凑上去,“嗤”——乳白的激流像水枪一样猛喷小子的脸上,刹那间成了花脸,小子一愣,想那小“水龙头”什么时候突然成了消防龙头,引得众人大笑。

从那后我开始注意葵菜,发觉它是一种早已退出餐桌的主菜,别名冬葵、冬寒菜、冬苋菜、蕲菜,号称众菜之王,就像现在的青菜、大白菜一样,最家常,人人都吃,口感与我们常吃的“紫角叶”相似,也是“滑叽叽”的,但它又是出了名的滑肠之物,难道古人的肠胃那么好?《齐民要术》卷三将葵列为蔬菜首篇。《黄帝内经·灵枢》也将它列为首菜。

问题是,为什么唐宋以后它被冷落了?元代以后,葵菜更是约好了似的全部从餐桌消失。明清时,它“升格”为药材,认为它治寒热羸瘦,利小便。久服壮骨,长肌肉,轻身延年,还可治妇女乳汁内闭、痈疽肿痛。通大便,消水气,滑胎,治痢。

人心不恒久,代代有兴废。就如现在没人服丹药,没人穿木屐,没人戴“麦克”墨镜一样,风气在变,原因却不清楚。但当年国医大师裘沛然曾预言,当便秘成为普遍性疾病时,冬葵将重新走红,将像青菜一样不可离之须臾。

子姑待之。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