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9日 星期日
亚洲足球到底怎么样?
第66版:体育 2022-12-05

亚洲足球到底怎么样?

姜浩峰

上图:11月28日,卡塔尔赖扬,2022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H组第2轮,韩国对阵加纳,打出了高比分。

右图:11月27日,卡塔尔赖扬,2022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E组第2轮,日本对阵哥斯达黎加。

右图:11月25日,卡塔尔多哈,2022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A组第2轮,卡塔尔对阵塞内加尔。

上图:11月22日,卡塔尔多哈,2022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C组首轮,阿根廷对阵沙特阿拉伯,竟然以沙特2-1赢球结束比赛。

亚洲诸强在卡塔尔世界杯正赛小组赛前两轮的表现,为亚洲各国发展足球运动提振了信心,其中,也该有中国足球。

主笔|姜浩峰

第22届世界杯足球赛,小组赛过两轮,亚洲球队有输有赢。从揭幕战卡塔尔队以0-2负于厄瓜多尔,接下来伊朗2-6负于英格兰,到之后沙特竟然逆转,以2-1战胜了阿根廷,亚洲球队的表现似乎越来越好。在日本队“拿着与沙特同样的剧本”2-1翻盘战胜德国后,人们对亚洲球队的期望值逐渐拉高。甚至韩国0-0逼平乌拉圭的比赛,竟然令一些球迷,包括韩国球迷不甚满意。

从过往战绩来看,韩国队在2002年世界杯上,曾经打入过四强。尽管如此,从当时至如今,很少有人会认为韩国队是世界劲旅。日本则不同,尽管从未打入过世界杯八强,可如今不少球评人士认为,日本队整体实力已经达到欧洲二流强队水平,也就是说,高出亚洲普遍水平。日本能胜德国,韩国只平了乌拉圭,似乎印证了这一说法。可千万别忘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韩国队就曾2-0战胜过当时国际足联世界排名第一的德国队。

亚洲球队在世界杯上的某一场比赛中战胜传统列强,已经不算什么大新闻了。只不过,总体上看,亚洲球队的比赛水平、比赛成绩等,特别是成绩的持续稳定性方面,都有不足,因此也还没有大规模改变世界足球的格局。当11月27日日本以0-1输给哥斯达黎加,11月28日韩国以2-3输给加纳,更印证了这一事实。别说赶上欧洲、南美,即使与非洲和北美加勒比海地区球队竞争,亚洲劲旅与之相比水平也在伯仲之间。但又不得不说,世界杯因亚洲国家的更多参与,而改变了模样。

未来,亚洲球队能令世界足球地理发生怎样的改变?亚洲国家在什么时候能第一次夺得世界杯?这些是无解之问吗?

经验逐年增加已非鱼腩

2022年世界杯,首次有六支亚足联旗下代表队入围正赛。其中,此前从未参加过世界杯正赛的卡塔尔队凭借东道主的身份自动入围,而日本、韩国、伊朗、沙特、澳大利亚,则是通过预选赛取得好成绩晋级。

值得一观的是澳大利亚队。澳大利亚队11月23日首战志在卫冕的法国队,输了个1-4,可此后,在11月26日以1-0战胜了非洲球队突尼斯,展示出了一定的竞争力。原本参加大洋洲区预选赛的澳大利亚队,于2006年加入亚足联。此前,其已有32年没有入围世界杯正赛了。原因在于大洋洲只有0.5个世界杯正赛名额,即便澳大利亚队在大洋洲赛区是翘楚,大概率能获得这0.5个名额,还得与其他大洲球队进行附加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93年,澳大利亚队遇到的附加赛对手是来自南美区的阿根廷队。尽管阿根廷队当时遇到一些危机,成绩不佳,甚至不得不请回“年事已高”的马拉多纳上场助阵,可当时看上去颇具青春活力的澳大利亚队仍迈不过阿根廷这道坎,无法进军美国世界杯。1998年法国世界杯预选赛期间,在附加赛中,代表大洋洲出赛的澳大利亚还曾输给亚洲球队伊朗,无缘晋级。

在2006年加入亚足联参加亚洲区预选赛以后,澳大利亚队连续于2010、2014年直接入围世界杯正赛。此后,又通过附加赛进军俄罗斯与卡塔尔世界杯。换言之,近十几年来,澳大利亚成了世界杯足球赛正赛的常客。

很大程度上说,颇怀一些英式硬朗打法的澳大利亚队之参加亚足联,对亚洲足球是双赢的局面。表面看,澳大利亚“融入亚洲”后,分走了亚洲国家世界杯名额的一杯羹——可一方面其丰富了亚洲球队的打法,使得亚洲球队不再似以往那样西亚、东亚两种风格泾渭分明;另一方面,因为亚足联旗下球队水平的总体提升,在近几届世界杯里,亚洲球队进军淘汰赛者数量、次数都略有提升。

当然,亚洲足球的进步并不仅仅因为来了一支澳大利亚队。譬如沙特队,在1994年首度进军世界杯正赛时,曾打出相当惊艳的成绩——不仅继1966年的朝鲜队之后,成为史上第二支杀入世界杯正赛第二轮的球队,还冒出来一位明星球员——赛义德·阿尔·奥维兰。在美国世界杯上,奥维兰打入7球,特别是对阵比利时队时,其长途奔袭连过四人打入精彩进球,不仅帮助球队赢得胜利,也赢得了“阿拉伯马拉多纳”的美誉。这一支沙特队,似乎有了“半支强队”的风范。何谓“半支强队”呢?苏联时代出身乌克兰基辅迪那摩的著名足球教练洛巴洛夫斯基对足球强队有一个定义——“进攻进攻再进攻,高速对抗整体性,技术战术加球星”。而1994年的沙特队,能进攻,有奥维兰这样的球星,只不过其总体上慢悠悠的踢法,看上去与“高速对抗整体性”相去甚远。而沙特似乎真有慢悠悠基因,在本届世界杯上,11月26日负于波兰一役,沙特给人的印象就是球风偏软,关键时刻快不起来。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解读,譬如专程前往观赛的埃及队前主教练哈桑·谢哈塔就评价称:“这支沙特队所展现出来的最大特征就是毫无畏惧,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好运相伴。”因为“毫无畏惧”,就不愿意改变比赛节奏,这可能是沙特的足球风格吧。

在沙特以后,亚洲球队再次晋级淘汰赛,要到2002年韩日世界杯——两家东道主基本上都完成甚至超额完成了赛前目标。2010年,日韩两队再次双双杀入16强。此后,2014年巴西世界杯,亚洲足球经历了低谷,小组赛过后,全都打道回府。2018年,日本队再次从小组出线。

如果回看1994年到2018年世界杯亚足联旗下球队的战绩,可以看出,总体上是有所提升的——毕竟,在世界杯开始举办的1938年直到1990年,唯有1966年朝鲜队爆冷晋级。而1994年至今,亚足联旗下进入过淘汰赛阶段的球队先后有沙特、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本届卡塔尔世界杯,这几支球队悉数晋级正赛,加上此前曾五次参加世界杯正赛却从未小组出线的伊朗队也进入正赛。换言之,除了东道主卡塔尔队以外,进入第22届世界杯正赛的是目前亚足联旗下世界杯历史成绩最好的几支球队,名副其实的最强阵容。

当卡塔尔输给厄瓜多尔、伊朗队输给英格兰后,有不少媒体评论认为亚洲球队又回到经常任人宰割、屠杀的鱼腩时代。从分差来看,伊朗输给英格兰四个球。但也必须看到——伊朗也打进了英格兰2球。比赛时,处于世界排名第20位的伊朗队,在世界排名第5位的英格兰队面前,并非毫无办法。而这场比赛有多少场外因素干扰了伊朗队,恐怕连英格兰队都心知肚明。当地时间11月26日,在伊朗战胜威尔士队以后,英国广播公司(BBC)一名女记者竟然当众向前质问葡萄牙籍的伊朗队主教练奎罗斯,问他对伊朗抗议活动的看法。奎罗斯的反怼很有水平。他说:“你怎么不问英格兰队教练索斯盖特英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政策?”

世界杯足球赛是体育比赛。既然伊朗队通过预选赛晋级世界杯正赛,既然国际足联允许伊朗队在赛场上与各国球队同场竞技,伊朗队该做的难道不是打好比赛?难道故意输球或者消极比赛才是正确的?伊朗队凭借自身实力与比赛作风,拿下威尔士,难道不该值得尊重?

总体上看,尽管卡塔尔提前出局,伊朗队首场告负,可亚足联旗下球队在第22届世界杯上,取得了世界杯有史以来亚足联球队的最佳第一轮成绩。总体上看,2022年世界杯16强中该再次出线亚足联旗下球队。对于亚洲球队来说,可称得上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总体上说,亚洲诸强在卡塔尔世界杯正赛小组赛前两轮的表现,为亚洲各国发展足球运动提振了信心。可惜,其中,没有中国足球。

要参与更多高水平比赛

到第23届世界杯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举办的时候,正赛名额将扩充到48个。届时,亚洲区将有8.5个名额,或者说将出现8支甚至9支亚足联旗下代表队参加世界杯正赛。今届卡塔尔世界杯亚洲球队的表现,其实会给后来者以鼓舞。譬如中国队。不过,卡塔尔世界杯期间,在中国足球界爆出的大新闻是——接过里皮教鞭、率国足参加第22届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主教练李铁,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和湖北省监委监察调查。下一步,中国足球会有怎样的又一番刮骨疗毒,是否有可能在下届世界杯预选赛前恢复一些元气,很难预料。

但回看中国自1982年参加世界杯预选赛以来中国足球的经历,以及对照亚洲各国各地区足球之发展,可见足球运动发展自有规律。中国足球应该总结自身与他人成功经验,吸取失败教训,才有可能重回世界杯正赛的舞台。

以卡塔尔队为参照——毕竟其1989年就给中国队制造过一起“黑色三分钟”。卡塔尔能够参加世界杯正赛,确实有一定特殊性。哪怕其曾经战胜中国队,可其从来没有从亚洲区预选赛出线过,在主办世界杯之前,球队也从未参加过世界杯正赛。小组赛只进行了两轮,卡塔尔队果然创下纪录——成为最快被淘汰的东道主。但这并不能说,卡塔尔足球一无是处。以持卡塔尔护照人口仅31.3万,而能造就一支在亚洲颇具竞争力、在2019年夺得亚洲杯冠军的球队,卡塔尔有值得吸取的经验。总体上说,其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本世纪初开始,卡塔尔足协直接归化参加卡塔尔星联赛的外援,譬如乌拉圭前锋塞巴斯蒂安、法国前锋迪亚夫等,之后发现此法未必最佳,于是在北非和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大范围挑选青少年球员,再带到卡塔尔精英足球学校学习,最终入籍成为卡塔尔国脚。从这样一个路径可见,卡塔尔足协方面逐步认识到,文化归属感其实仍然是很重要的。在本国人力资源不足的情况下,招募有相近文化背景的地方的小球员,来补充自身的不足,最终打造出一支成型的球队,不失为一个办法。

其实,类似的办法——在海外寻找有文化归属感的球员,招募进本国国家队,在两度打入世界杯正赛的朝鲜队方面,也曾使用过。朝鲜队之所以能够打入2010年南非世界杯正赛,有一个因素——当时球队拥有诸如郑大世、安英学这样出生于日本的、有朝鲜血统、之后又选择领取朝鲜护照的优秀运动员。郑大世还曾在德国球队波鸿、韩国K联赛水原三星等队效力过。而安英学曾先后效力于J联赛的新潟天鹅、名古屋鲸八,以及K联赛的釜山偶像、水原蓝翼。

朝鲜队当时还有一个提升实力的办法,就是送球员留洋。当时朝鲜队的队长洪映早就是该国旅欧最具代表性的球员。他在塞尔维亚贝赞尼亚、俄罗斯罗斯托夫等队效力多年。换言之,在2010年相对来说实力较强时期,朝鲜队整体上与外界的交流度、开放度是比较高的。即便到了2019年,参加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的朝鲜队,也拥有效力于意大利阿雷佐队的崔成赫、奥地利圣珀尔滕队的朴光龙、意大利佩鲁贾队的韩光宋。2017—2018赛季,韩光宋在代表佩鲁贾对阵恩特拉的意乙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成为首位在这一联赛一场比赛独中三元的朝鲜选手。亚洲杯之后,韩光宋以500万欧元的转会费投奔尤文图斯。2020年,其从尤文图斯转会卡塔尔杜海勒队。

从朝鲜球员韩光宋在卡塔尔效力就可以看出,亚洲各国之间的足球交流其实远比想象中频密。譬如韩国队中,既有效力于中超山东泰山队的孙准浩,也有效力于卡塔尔联赛著名的萨德俱乐部的郑又荣。此君曾长期在日本联赛京都不死鸟、磐田喜悦、神户胜利船等队效力,2016年至2017年曾在中超重庆当代力帆效力。而越南足球之进步,与越南足协与日本足协的一系列合作多少有些关系。现大阪樱花队中,就有一名越南国脚——出生于莫斯科的邓文林。司职门将的他,父亲是越南人,母亲是俄罗斯人。他从小在莫斯科接受训练,出身迪纳摩和莫斯科斯巴达青训系统。

某种程度上说,职业球员选择工作合同,无非三个方面——第一,收入水平,譬如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日本J联赛、前几年的中超,能吸引到巴西国脚级球星加盟,即是此例;第二,竞技水平,对于烧钱高峰时期的中超来说,一些高水平外援奔着大合同前来,但一些国脚级球员仍然还是看重中超是有一定竞技水平的,相对照看,印度超级联赛一度也想吸纳现役巨星加盟,却无一成功;第三,未来发展空间,譬如效力几年后是否有机会转会高水平联赛,或者退役后是否有机会在此执教等等。目前来看,进军卡塔尔世界杯的各路亚足联旗下劲旅,相对来说国内联赛各具特色。哪怕联赛整体成本并不算高、球员薪金水平也不算高的澳大利亚联赛,在亚冠仍保持一定竞争力。

中国联赛该如何办好,中国球员该如何走出去,本质上就是如何去创造参加更多高水平比赛的机会。把握住这一点,足球水平一定能上去。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