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10日 星期五
2020,新军备竞赛上路
第22版:战争领域第三次革命? 2020-01-13

2020,新军备竞赛上路

姜浩峰

X-37B飞机等可能移交给未来的美太空军。

英国皇家海军“威尔士亲王”号航母首次抵达朴次茅斯母港。

如今,随着美军在中东再次动武,“第三次世界大战”竟然成为欧美网络热搜词。这是否意味着战争已经逼近,人类“战争与和平”的乐章,在2020年将再次发生变奏呢?新军备也将上路呢?

主笔|姜浩峰

尽管在新年伊始于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度假,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没有处在度假状态。他频频发出指令——美军战机空袭伊拉克与叙利亚境内目标,无人机斩杀伊朗少将卡西姆·苏莱曼尼。

此前,2019年12月20日,美国宣布成立太空军,这是美国自1947年以来第一次成立新军种。俄罗斯亦高调宣称已成为世界唯一部署超高音速武器的国家。包括中导条约被废,一些国家在2019年拥有或者再次拥有双航母。种种迹象是否证明新军备竞赛已经开始?

从历史上来看,在战争期间,军备竞赛必然处于最激烈状态。譬如一战和二战期间,各种当时来说最新式的武器纷纷装备主要参战国家的军队。冷战期间,美苏争霸,双方阵营也有着长达半个世纪的军备竞赛。冷战之后,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主流。如今,随着美军在中东再次动武,“第三次世界大战”竟然成

为欧美网络热搜词。这是否意味着战争已经逼近,人类“战争与和平”的乐章,在2020年将再次发生变奏,新军备也将上路呢?

战火已烧起

当须发皆白的苏莱曼尼出现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的时候,正是当地时间1月3日凌晨。从叙利亚乘坐私人飞机前往伊拉克时,这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少将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的是死亡。

尽管是一场保密度较高的访问,但苏莱曼尼的飞机抵达巴格达的时候,并不缺乏列队欢迎的人群。然而,当他在人们的簇拥下钻入汽车准备离开机场时,一架无人机突然飞临,甫一出现就连续发射“地狱火”导弹,瞬间,两辆汽车被轰成碎片。在一阵熊熊烈火之后,人们只能从一具尸体的残骸上,发现无名指上一枚红色宝石的银戒指。由此确定——这就是苏莱曼尼的尸骨。

下达必杀令的,是度假中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得知苏莱曼尼已死后,特朗普发出推特。这一回,向来多话的特朗普竟然没有发一个字母,而用一面星条旗代替了万语千言。

20年来第一次,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亲自主持国家安全会议,宣布——伊朗举国致哀3天。在会上,哈梅内伊发出警告:“那些手上沾满苏莱曼尼以及其他烈士的鲜血的人,必将得到严厉的报复。”1月7日,伊朗议会通过决议,将美军列为“恐怖组织”。

有评论如此评价苏莱曼尼被杀事件:“2020年,农历庚子年。第一场战争就要开始了。”“庚子”,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着极其伤痛的记忆。1840年的鸦片战争、1900年的八国联军侵华……。特别是1900年的八国联军侵华,被中国人简称为“庚变”。

难道这一个庚子年,又将发生些什么?从西方社交媒体上看,似乎是这样的。热搜中,“第三次世界大战”竟然一度霸屏。毕竟,在苏莱曼尼被炸身亡之前,美军的F-15战机已经出现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上空,目标是亲伊朗的“人民动员组织”下属的“真主党旅”等武装。美军仅在伊拉克境内就起码炸死25人。从美军轰炸“真主党旅”以及炸死苏莱曼尼,似乎能感受到特朗普跃跃欲试,想派美军直接向伊朗开战。果真如此的话,情况会比在中东地区频频发生爆炸冲突,或者低烈度的代理人战争更要糟糕。总之,从年初的情况看,2020年绝不会风平浪静。

美联社评论认为,苏莱曼尼之死或成为中东局势的潜在转折点。这意味着经过数月的紧张局势后,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而事实上,从2019年5月开始,美军明面上从叙利亚撤军,却总体上在增兵中东。

新装备催生新战力

除了在中东点燃战火,并可能继续扩大战事以外,2019年8月2日,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也可能成为未来战争的导火索。在退出条约半个月之后,美国立即宣布研发新型陆基中程导弹,并于8月18日在美国本土试射了一枚常规陆基巡航导弹,其飞行500公里后命中目标。2019年12月12日,美国又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向太平洋发射了一枚新型导弹,其在飞行了500公里后坠入公海。

此两次试射,恰恰证明了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意图所在。如果回看2017年11月,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网站公布的文件标明——美国将花费5800万美元用于“研制陆上中程导弹计划”,可见,美国正一步步落实此项计划。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披露,美国目前已在和日本政府谈判部署新一代中程导弹。这显然会加剧亚太地区的紧张局势,带来战争风险。

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19年12月24日表示:“必须对美国可能在世界不同地区部署中短程导弹进行监控。” 除了监控,俄罗斯显然也已在中程导弹领域出手。2019年12月16日,俄国防部公布了“伊斯坎德尔”导弹的发射训练视频。此前,俄方多次表示,俄西部军区未来将接获一整套“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系统,俄陆军导弹兵将完成用该导弹系统实施的换装,可以安排长期部署。

无论美俄的新一代中程导弹如何针尖对麦芒,更受世人瞩目的,还是2019年12月20日特朗普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就是美军成立太空部队。

比起上世纪80年代的“星球大战计划”高调狂唱实则没多少实际内容来,美军成立太空部队,很有一些实打实的味道——这是1947年以来,美军首次筹建新的武装部队。如果美国太空部队接下来顺利发展,则2019年12月20日无疑是具有人类划时代意义的一天。然而,在解放军前总参上校岳刚看来,美国成立太空部队,首先是美军内部的一种资源整合。岳刚告诉《新民周刊》记者:“美国早在去年初就开始谋划成立太空部队。但遭到了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和当时的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等人的反对。特别是美空军系统,更是竭力反对。原因在于——如果美国成立太空部队,势必要进行新一轮的资源整合。”岳刚举例称,此前美国空军掌握的航天发射场等,就需要移交给太空军。证实岳刚说法的是——美国首任太空作战司令约翰·雷蒙德在太空军成立后披露,美空军必须向太空军移交两笔巨额经费——一笔93亿美元,还有一笔14亿美元。这上百亿美元的移交,还只是美军资源整合的一个开始。

“在太空军成立以前,美军80%以上的资源掌握在空军手里。陆军和海军资源较少。”岳刚说,“可随着太空军的成立,未来,资源会否向太空军倾斜,就很难说。”在太空军成立以前,美军最年轻的部队,恰恰是空军。1947年美国空军成立之际,美军的空中力量早已是世界第一,只不过自莱特兄弟发明飞机以来,美国陆军就已与他们签订合约,1912年美国陆军航空部队成立,此后,美国的空中力量也就一直编制在陆军和海军部队中。等1947年美国空军成军以后,美军的整个指挥体系、作战方法也逐步从空军入手做出改革。1991年的海湾战争、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等,使得世人看到现代战争的革命式变化。依靠空中力量进行地毯式轰炸,让对手没有还手之力后再派出地面部队,已经成为美军擅长使用的一种作战方式。

在岳刚看来,美国成立太空军以后,将首先从三方面入手——一是组建司令部等指挥机关;二是组建太空作战部队,其他军种的陆基洲际导弹等武器将移交过来;三是组建试验、研究机构,研发新武器。“由此,美国将美军中各种太空军需要的资源统合到一起,进行垂直化管理。”岳刚指出,“这相当于美国将太空力量的五个指头捏成一个拳头。”

尽管美国空军部长芭芭拉·巴雷特对外表示,太空军的体制、指挥架构,以及人员编成和徽章军服,都会出现与现有4大军种截然不同的崭新面貌。可在岳刚看来,如果没有真正整合到位,美国太空军的前途倒也未必一路坦途。岳刚认为,之所以顶着空军的压力成立太空军,特朗普有选举上的考量。岳刚说:“譬如他号称奥巴马时期的美国较为软弱,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他就得干点什么。在2020年美国大选到来之际,特朗普高调宣称太空军成立,不得不说他想靠这个来拉高选民支持度。”

无论美国太空军成立的主要原因何在,未来,其发展次轨道轰炸机,可利用太空轰炸机携带大当量核武器、大量常规武器和多种新概念武器,在太空对地进行降维打击的可能不小;还可能发展太空卫星武器等。

在美国成立太空军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一句话,掷地有声:“如今出现了俄现代史上从未有过的情况:其他国家正在试图追赶我们。目前没有一个国家拥有高超音速武器,更不用说具备洲际射程的高超音速武器了。”普京说这话的场合,是2019年末的俄国防部年度扩大会议。面向俄罗斯军人,普京这么说的意思很明确——尽管美国已经成立太空军,而俄罗斯尚未成立单独建制的太空军,可俄罗斯有关太空军的武器装备反而已经成军!且看普京的具体介绍——“匕首”高超音速导弹、“佩列斯韦特”激光系统已经成军,首个“先锋”高超音速弹道导弹团已经开始接装导弹。围绕“萨尔马特”洲际导弹、“锆石”反舰导弹等武器的相关工作“正按计划推进”。

回看世界战争史,二战时期对东京进行大轰炸的,恰恰是美国海军航空兵部队而非名义上的空军。是否单独成军,并不影响一种新生的作战力量之成长。另一方面,譬如美军第一骑兵师,目前虽有骑兵师之名,却并不依靠马匹作战。现在驻扎在得州胡德堡基地的第一骑兵师,恰恰已经是一支拥有电子战能力的机械化部队。可见,名称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有与时代相适应的战力。

和平方有未来

在美俄两家之外,2019年,有好几个国家拥有或者再次拥有了双航母。中国的首艘国产航母“山东”号入役,加上此前由苏联在建的“瓦良格”号改造而来的“辽宁”号,中国首次进入“双航母”俱乐部。与此同时,英国在“伊丽莎白女王”号舰载机还没完全成军之际,也迎来了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的第二艘舰——“威尔士亲王”号。2019年12月10日,“威尔士亲王”号航母入役之日,倒也挺有纪念意义——1941年12月10日,服役不满一年的“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被日军击沉。时任英国首相丘吉尔哀叹道:“这艘战舰的沉没,是我一生中所遇最沉重和最痛苦的打击。”如今,英国得以再次使用“威尔士亲王”作为新航母的舰名,是否有意重寻昔时海上霸权时代的威风呢?在中英都拥有双航母的时候,日本也适时推出了直升机驱逐舰升级计划,其“出云”号和“加贺”号,俨然两艘航母的架势。

在解放军海军研究院研究员张军社看来,各国增强军事实力,某种程度上要与自身国力与国家安全需求相适应。以拥有深厚海军传统的英国而论,其发展新一代航母,有助于增进这个在“脱欧”问题上有点儿焦头烂额的国家的凝聚力。对于中国发展航母,张军社认为,西方不应该惊恐和紧张。“不是中国越来越强硬了,而是中国越来越强大了。这一点,外界不该无视。”张军社告诉记者,“我认为,应该是一个国家的战略而非实力,去决定这个国家是否对他国构成威胁。中国采取防御性国防政策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但美国人说,中国的实力表现出来的就是威胁。我认为这是文化不同导致的。当然,美国也是有意为之,中国强大了,他就想遏制你,于是就言必称中国威胁。”

在中英两国新航母入役之际,美国的新航母、福特级的第二舰“肯尼迪”号也于2019年12月16日,在六搜拖船的帮助下离开了亨廷顿英格尔斯旗下的纽波特纽斯造船厂的12号船坞,向下游移动了1.6公里停靠在船厂的3号码头。“肯尼迪”号将在这里继续完成舾装作业,并提前三个月开始测试。单体而论,“肯尼迪”显然比“威尔士亲王”号、“山东”号强大得多,也就是说,这三艘舰之间,并不存在“军备竞赛”的关系。

美国成立太空军也好,新建新一代核动力超级航母也罢,无疑是为了维护他的霸权。岳刚告诉记者:“美国是马汉海权论的受益者。而20世纪60年代初,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又提出了太空计划。肯尼迪认为,谁掌握了太空,谁就掌控了世界。换句话说,肯尼迪将太空看成了美国的高边疆。此后的‘星球大战’计划等等,无不是为了在太空竞争中让美国保持领先,进而在地球称霸。”

对于中国来说,发展自身军事工业水平,提升解放军装备水平,并非在世界军事领域与几大“玩家”进行新军备竞赛。自古知兵非好战,中国旨在维护世界和平的愿望不变,也将是世界和平与稳定的重要力量。在美国于中东连续做出杀人举措,希图搅乱局势,可能点燃战火的时候,中国如何与俄罗斯、欧盟等进行合作,进行利益协调,攸关世界大势,也攸关世界各国不为有关国家在军事领域设置的浮云遮望眼。人类战争与和平的新乐章,不该被战争狂人所牵引……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