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4日 星期五
杀死美元,还是帮助美元?即将到来的“天秤座效应”
第76版:世界想摆脱美元 2020-01-13

杀死美元,还是帮助美元?即将到来的“天秤座效应”

李倩玉

上图:据统计,95%的比特币掌握在5%的拥有者手中,这些法人或自然人坐拥高速计算机和大批“职业矿工”,专靠“挖矿”盈利。这种货币无法广泛用于日常交易。

上图:扎克伯克领导下的脸谱试图推出互联网美元“天秤座”,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难获银行服务的地区提供金融服务。

下图:天秤座的目标就是成为第一种真正主流的加密货币。

上图:将天秤座作为主要货币形式,需要使用智能手机或电脑。美国政府其实没想好对天秤座“是爱是杀”。

总之,对于有可能动摇美元霸权而且不听话的天秤座货币,美国当然欲除之而后快,但要是天秤座选择顺从,就不会被取缔,尤其是当它能成为阻碍竞争对手中国的工具时,美国就是另一副嘴脸了。

撰稿|李倩玉

保罗刚满5岁,他为此很自豪。

他任性地用“这个”来指代小猫,指着硬币叫“钱”,身为互联网巨头脸谱高管的父母每次都会纠正小宝贝。但本质上,保罗把硬币叫“钱”有何不对?等他长大了,硬币或许就没有了,甚至美元纸币都不流通了,单一货币变成五花八门的数字货币,其中最权威的有可能是小保罗双亲正忙着推进的“天秤座”(Libra)。

经历好几个月的传言后,2019年6月18日,拥有全球26亿活跃用户的脸谱证实为发行天秤座做工作,并拟于2020年上半年推出。法国南特大学信息学教授奥利维耶·埃尔茨沙伊德惊呼:“脸谱正在攫取谁都没有享受过的至高权力。”这个数字货币是“脸谱产业火箭”的最后一级,创造货币是将该企业定位成“准国家”。

从人类角度看,任何银行甚至国家都不曾一次性向26亿人提供一种货币——哪怕强大如美元者,将导致驾驭世界经济生活的大权旁落,难怪天秤座概念推出后,抨击最甚的莫过于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咆哮:“不受监管的加密资产会助长毒品交易和不法行为……脸谱想干吗?想当银行吗,你就得申请银行牌照,并像其他银行一样受到所有银行业规制的约束!美元将继续是世界上最具统治地位的货币。”

志在“互联网美元”

依照脸谱的文宣说辞,自己现有用户集中于发达国家,而且都是十年前就稳定下来的人群,但脸谱的“蓝海”将是接下来出现在新兴市场国家的超过10亿新用户,尤其是南美、非洲和印度,那里的年轻人渴望体验更自由便捷的经济生活。有了天秤座,脸谱将优先向发展中国家居民提供线上银行准入,让他们进行基本的货币操作。这是脸谱的增长机遇,因为这能通过支付活动的手续费、业务定向推广等手段将服务变现。换言之,天秤座志在成为“互联网美元”。

美国沃克斯网站记者凯特琳·蒂法妮具体描述了天秤座究竟“是什么”和“不是什么”。和在多国遭禁的数字货币比特币相比,天秤座没有可比性。比特币本质是“利基货币”,价值来自风险和稀缺性,它产生于“挖矿”,即依据数学算法实施大规模运算,得出一个特殊的数值——哈希(散列),这个值是由前一个区块的哈希值、上一个交易记录和随机值组成。理论上,你在家里用纸笔来算,逐个比对一百万种不同组合,但真找来的概率堪比16个骰子一次都掷出6点。据统计,60%新增比特币握在F2Pool、AntPool、BTCC、BW等四家公司手里,而95%的比特币掌握在5%的拥有者手中,这些法人或自然人坐拥高速计算机和大批“职业矿工”,专靠“挖矿”盈利,很显然,这种货币无法广泛用于日常交易,甚至难以用P2P支付。反观天秤座,不存在“挖矿”的问题,基本上人们只要花钱买下它就可以了,它的价值——在脸谱的设想中,这是新的全球货币标准,就像美元一样,但比美元更稳定、更容易兑换——将得到真实资产担保,提供担保的真实资产最初是由购买脸谱的“天秤座协会”成员资格的合作伙伴提供的,这也使得其变得比比特币更加稳定。

目前,这些合作伙伴中包括风险资本、技术和非营利领域的众多重量级机构:万事达、威士、优步、利夫特、斯波蒂菲、亿贝、贝宝、联合广场风险投资和安德烈森-霍罗威茨等等。据加密贸易杂志《区块》报道,脸谱向每家机构至少收取1000万美元的加盟费用。脸谱有关天秤座的公开介绍称,它将寻求成立至少由100个捐赠者组成的组织,这些捐赠者随后也将成为名为“天秤座协会”的非营利性管理机构的有投票权的董事会成员。不过,由于脸谱新成立的子公司CaLibm也有投票权,它将创建面向消费者的数字钱包和各种天秤座插件和应用程序,因此脸谱实际拥有两份投票权。

号称“金融包容”

对于个人,天秤座究竟有什么影响?脸谱的口径是“主要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难获银行服务的地区提供金融服务”,“资金较少的人为金融服务支付得更多,从汇款和电汇费用到透支和ATM手续费等,辛苦挣来的收入被手续费侵蚀。发薪日贷款可以收取400%甚至更高的年化利率,而借入100美元的金融成本就可以高达30美元”。天秤座将比美元更能在全球范围内实现“金融包容”。

将天秤座作为主要货币形式,需要使用智能手机或电脑。据皮尤研究中心最近估计,全世界现有50多亿人拥有某种移动设备,在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当中,这一数据增长尤其迅速。脸谱希望成为将这些新用户与更广泛的金融机遇结合的实体。有朝一日,天秤座或许是全球在线和线下购物,以及向家人和朋友寄钱的首选方式,能很容易地与所有其他货币兑换,而且兑换和交易费用都非常低廉。CaLibra副总裁凯文·韦尔(曾任推特产品负责人)对“临界点”网站说,CaLibra将从脸谱的Messenger和WhatsApp软件起步,然后成为独立应用。

通过CaLibra,天秤座还接管金融机构的大部分职能,包括托管银行账户、管理借款和信贷,以及连接Ca天秤座品牌的自动柜员机等(大概是把Ca天秤座兑换成当地货币,而不是真的把带有脸谱老总马克·扎克伯格肖像的脸谱货币印出来)。这样,在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中,CaLibra就能把西联国际汇款公司、小额支付软件Vennio、个人支票账户以及现金所有功能全部承担下来。这将不同于通过脸谱既有的支付系统向他人支付款项,因为人们可以无缝转移一种安全的数字货币,而不是先发送指令,然后由银行处理指令,并取出美元。简言之,天秤座的目标就是成为第一种真正主流的加密货币。“临界点”网站主笔尼克·斯塔特写道:“如果天秤座取得成功,将让脸谱成为其用户生活中无法摆脱的附体。”

“没有集体自杀的联盟”

扎克伯格知道天秤座动了谁的奶酪吗?知道!整个2019年秋冬季,他和身边高管们(包括小保罗的父母)隔三差五被叫到美国国会作证,解释天秤座细节,扎克伯格在议员追问下说得最多的是“将遵守各国管制”。的确,在“天秤座协会”里,脸谱只跟与多国央行、监管机构和27家合作公司谈判,回避与任何商业银行直接来往,目的是减少流动性风险。扎克伯格清楚,仅凭技术创新无法确保天秤座成功,更重要的是赢得美国政府承诺,强制执行天秤座赖以生存的契约关系网,支持使用本国货币(尤其是美元)作担保。如果天秤座币面临挤兑,央行有义务提供流动性。

问题是,政府是否明白这种体系会给金融稳定带来多大风险。美国哥伦比亚法学院比较法律学教授卡塔琳娜·皮斯托注意到,建立涉及26亿用户的无人操作私人支付系统,听起来可能颇具吸引力。但正如所有银行家和货币政策制定者所知,支付系统需要一定水平的流动性支撑,而这是私人实体难以奢望的。私人部门不同于国家,必须量入为出,不能出于自身需要,单方面将金融责任强加于人,就像戴高乐当年嘲笑旨在与苏联进行同归于尽的核战争的北约,“天底下只有集体自卫的联盟,没有集体自杀的联盟”。很显然,它们无法自救,得靠国家救助,否则破产。即使是国家,货币挂钩只是提供了安全假象,很多国家都曾打破货币挂钩体系,从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再到1998年泰铢与美元脱钩……

区别于其他“私人货币”发行者,脸谱强势在于其规模、全球辐射能力及“迅速行动,打破陈规”的意愿。不难想象一下:拯救天秤座需要的流动性可能超过任何一国的水平。回顾一下2008年金融危机中的爱尔兰:当都柏林宣布将承担私人银行债务时,国家立即陷入主权债务危机。可见,脸谱所寄望的很多国家央行实力还不如自己,如果它们为天秤座“背书”,到头来只会比爱尔兰更惨。实际上,与很多金融中介机构一样,脸谱作出了超出自身能耐的承诺——保护天秤座币值,手段是盯住一揽子货币(各国政府发行的名义货币),可按需自由兑换。但这种保证是基于幻想,因为脸谱及其私人合作方都别指望无限获取挂钩货币储备。

想想2008年9月货币市场基金的崩盘就懂了。当时货币市场基金向投资者承诺,他们持有的期权就像银行账户一样,可以随时套现,想要多少都行。但当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时,基金投资者的套现请求被无视了。为防货币市场基金及其幕后支持的银行遭全面挤兑,美联储被迫介入,提供流动性支持。如果天秤座遇到挤兑,所需支持一定更大,受其影响的各国央行也必须齐心协力。

如果“对冲”中国?

原日本银行金融科技中心主任岩下直行指出,在天秤座等数字货币全面登场前,国际汇款只能通过银行,尤其是美元,要通过运营全球银行间结算系统的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不仅会花费大量时间和成本,还容易受地缘政治威胁(例如遭制裁的俄罗斯、伊朗、朝鲜等)。一旦数字货币作为利用互联网的结算手段,全世界谁都可以简单地交易,“只要建立在互联网上转移价值的机制,就可以结算资金”,这意味着全世界金融铸税权的移转。

头一个出来说“不”的正是美国。美国众议院金融机构委员会主席玛克辛·沃特斯警告,如果放任天秤座问世,美联储最好现在开始起草“生前遗嘱”。用金融和银行业的术语来说,“生前遗嘱”是银行向监管机构提供的书面计划,安排一旦破产,银行将如何自我分解。就政府而言,“生前遗嘱”必须说明清楚:一旦天秤座与一揽子货币脱钩并触发全球挤兑,相关当局将如何应对。事实上,美联储忧虑天秤座的潜在威胁,侵犯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货币制度和主宰这一制度的华尔街金融机构,因此迅速采取行动。早在2019年8月5日,美联储宣布,计划在2023年或2024年推出24小时、365天实时支付及结算服务,目前只有大型银行能够实施的实时支付及结算将被推广到全美银行。金融相关人士认为,这一不顾大型银行反对的决定,是“担心天秤座进入汇款领域而采取的措施”。如果加上特朗普总统的叫嚣,似乎天秤座是个“难产儿”。

可是,世间不存在奥卡姆剃刀式的简单答案,尤其在富含地缘政治的国际金融界。被美联储警惕的天秤座,对美国来说是彻底的敌人吗?以脸谱为代表的GAFA(谷歌、苹果、脸谱与亚马逊)等信息技术巨头,与华盛顿有着爱恨参半的微妙关系。众所周知,国际数字税收,可以让GAFA巨头利用避税天堂逃税的行为受到管控,美国虽然承认有此必要,但反对欧盟特别是法国单独实施数字税,特朗普就以对法国产葡萄酒加征关税来威胁巴黎,最终达成法国返还部分税金的妥协性方案。不允许GAFA逃税,同时也不同意针对这些美企进行打击,这就是美国政府的立场。

具体到天秤座,美国政府其实没想好“是爱是杀”。过去几年,《纽约》杂志记者里德一直追踪脸谱提供全球基础性业务的“政府性野心”。他提到,脸谱有关天秤座计划的声明中,都包含一份要求合作参与者联署的“核心信念”——“我们认为,全球范围的、开放的、即时和低成本的资金流动将在世界各地创造巨大的经济机会和更多的商业往来”。这个信念有两个要害:“我们认为,人们会越来越信任分散管理的形式。”“我们认为,全球货币与金融基础设施的设计和管理应该成为一种公益事业。”奇怪的是,脸谱拒绝回答自己能在这里面获得什么。它承诺不收取竞争对手的交易费,难道它要当慈善家?信息业界的名言“免费永远是最昂贵的”告诉我们,脸谱绝不是为单纯的金钱弄出天秤座,实际上它不是与信用卡公司或支付平台竞争,而是在与更传统的全球超级力量竞争。里德写道:“扎克伯格着眼的不是与单纯的公司竞争,据我所知,它盯上另一个实体对手,那就是为超过10亿人口开发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的经济体——中国。”

2019年8月上旬,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曾详细阐述央行数字货币技术路线图。中国从2014年开始相关研究,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提交多份相关技术专利申请。据权威消息,数字人民币采取“中央银行与银行”“银行与个人企业”的双层运营机制,计划通过智能手机支付系统和银行等多种途径来分发数字人民币。中国从2017年开始加大对国内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监管,防止资金通过虚拟货币流向国外。人民币数字化不仅有防止资金流出的防守一面,还有进取的一面。《日本经济新闻》记者藤井彰夫称,如果便于使用的数字人民币问世,它有望广泛用于中国与亚洲周边国家以及非洲国家的交易当中,那将形成“货币版一带一路”,在美国企图把中国挤出“世界供应链”的情况下,抗衡数字人民币,传统美元已然力不从心,而天秤座能起到“对冲作用”。

法国《回声报》记者卢卡·梅迪亚维利亚称,脸谱将支付服务纳入自己的社交网络,犹如创造一种越来越能支配个人生活的全球服务生态系统,“这将带来所有交易和支付都被记录下来的世界,一些实力强大的企业、机构或政府部门可以知晓我们每个细小的日常开支,看病、怀孕、离婚等变故会前所未有地受到监控”。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企业是受到美国政府强烈影响(如果不说操纵的话),“看看脸谱对平台上仇恨言论和假新闻的管理,就明白它无法自己监管,是听从国家的支配”。总之,对于有可能动摇美元霸权而且不听话的天秤座货币,美国当然欲除之而后快,但要是天秤座选择顺从,就不会被取缔,尤其是当它能成为阻碍竞争对手中国的工具时,美国就是另一副嘴脸了。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