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5日 星期日
贺岁档,暖春的期待
第88版:专栏/海阔鱼跃 2020-01-13

贺岁档,暖春的期待

陈东

陈 东专栏作家

不在影剧场和展厅,

就在赶去的路上

Columnist

贺岁档,是一个很有华裔特点的电影档期。从30多年前的香港开始,贺岁片风靡喜欢讨口彩的港澳台以及海外以广东福建为主的华侨华人地区。记得1991年,我曾当面请教那位邵氏电影的老大邵逸夫先生:为什么不多拍些像《似水流年》《法外情》《法庭内外》那样内涵深刻又好看的电影?为什么春节前后到春茗期间(香港的传统)都是“拳头加枕头”的片子?——除了武打片就是言情片。老先生微笑着回应:香港的生活节奏快,你看中环的人走路都是急匆匆的。到电影院看电影啊,希望放松一下心情吧。你们慢慢等,以后大陆也会这样的。

被老爷子言中了,1995年成龙主演的贺岁电影《红番区》进入大陆票房大卖,直逼进口片《真实的谎言》。1997年,冯小刚的《甲方乙方》拉开了大陆贺岁片的帷幕,然后是《不见不散》《没完没了》……几乎一年一部。

自此,贺岁档红火了多年。各路高手从业界民间冒泡,各方神仙拔刀劫道各显神通。题材类型也从喜剧搞笑吉祥欢乐渐渐地呈现出多样化,既有一笑而过的片子也有挥之不去的印记。《艺术概论》提出艺术有三大功能:一是认知功能,二是教育功能,三是审美功能。目前看来,电影还有一项是大众娱乐功能。观众在喜闻乐见的作品中寻找熟悉或是陌生的环境和人物,沉浸其中或是抽离间离。银幕打开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落幕后,人们回到现实生活中回味也许甘苦自知。

今年的几部贺岁片也是题材类型多样,比较令人期待的是陈可辛导演、巩俐黄渤等主演的励志片《中国女排》。或许会唤起不同观众群体对《女篮5号》和《排球女将》的回想,尤其是中国女排五连冠巅峰时刻的集体记忆。自1981年起到1984年的五连冠,国人群情激昂。正如《我和我的祖国》中徐峥描绘的那种弄堂里集体收看比赛的激情四射,我们当年大学校园里学生们用脸盆饭盒做打击乐庆贺的情景历历在目。2019年10月,中国女排以320分的积分重回国际排联世界杯榜首。中国女排以百折不挠的女排精神,成为中国足、篮、排三大球中唯一包揽奥运会世界杯世锦赛三大赛事冠军的球队。电影从2016年的里约热内卢开始,纪实片式地展开了历经波折的女排重铸辉煌之旅。香港导演陈可辛是一位从影多年且已有成就的电影家,从爱情片《甜蜜蜜》《如果爱》、动作片《投名状》《武侠》到剧情片《中国合伙人》,部部精彩步步生莲。这次电影阵容里既有巩俐这样的著名演员,饰演青年郎平的白浪是郎平之女,还有有名有姓的女排教练员运动员从早年的袁伟民郎平孙晋芳陈亚琼到如今的朱婷数十名。着实有跃跃欲试去围观的念头。

除此之外,陈思诚导演、刘昊然王宝强主演的推理喜剧《唐人街探案》已经拍到了第三季,此片的喜剧特征很鲜明,而剧情又是悬疑侦探,吸引着众多年轻观众。动画片《姜子牙》是今年贺岁档中唯一的动漫电影,继承了《哪吒》的国风封神题材,但能否继《哪吒》之后再创票房新高,亟待考量。徐峥的“囧”系列也推出了新作——《囧妈》,延续他一贯的喜剧风格,可以想象观众视笑点高低而出现会心一笑和前仰后合并存的场景。《紧急救援》则由《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全班底拍摄,展现交通海上应急反应特勤队员海上救援的故事,是贺岁档里的另一种调门。

应该感谢导演冯小刚和主演葛优开启了大陆贺岁片的先河,释放了电影大众娱乐功能的能量。当人们呼朋唤友走进影院观赏自己喜爱的电影,交头接耳走出影院点评或在网上发表影评时,毋庸置疑:春节时选择看电影逐渐成为城镇居民最流行的娱乐方式。(本专栏得到310与沪有约海派文化传习活动项目支持)

感谢冯小刚和葛优开启了大陆贺岁片的先河,释放了电影大众娱乐功能的能量。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