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4日 星期五
信息 知不足,方能进步
第94版:艺术 2020-01-13

知不足,方能进步

何日君回来

王文娟饰演的孟丽君是越剧舞台不可逾越的经典角色。

撰稿|何日君回来

越剧《孟丽君》是王派的代表作品,但遗憾的是,在目前的舞台呈现上,哪怕最顶尖的王派中生代的演出,跟老一辈的原版比起来,都差之甚远。这种差距,一方面表现在演员基本功的差距,一方面表现在舞台演出经验太少,原创精品太少,不懂揣摩和表现人物的差距。

王派是典型的性格流派,既可以是弱柳扶风的林黛玉,又可以是机灵聪颖的鲤鱼精,还可以是气度恢弘的孟丽君。王文娟那一辈的演员演戏,是“技术”与“感觉”并重的,好似有个宝库,把每种技术扔进宝库里,再根据不同的人物,从宝库里去挑选合适的技术来帮助塑造人物,宝库越丰满,角色的横截面就越广阔。而中生代的演员更贴近于“感觉”,没有下那么多功夫琢磨“技巧”,遇到角色气质跟自身气质贴合的角色,演起来就好一点,一旦角色气质跟自身有较大差异,就很吃力。

单仰萍饰演跟她气质协调的林黛玉等角色就容易很多,而到了以小生应工的孟丽君就难度大了,声音和人物气质都显得“薄”,缺少宰相气度,秀美有余,大气不足。如果基本功不够,那就降低人物本身的质素和品格,往“容易”处演,形成所谓的“自我风格”。

事实上,绝不能忽视,王文娟演孟丽君重点在于“丞相”,其次才是“女丞相”,主要点在于演出“丞相气度”,而到了单仰萍,她便多了一些“娇柔”,更突出这个“女”字。同样金美芳演“皇帝”,首先是“皇帝”,其次才是“小皇帝”,现在的演员往往强调“小”字,却演不出帝王风度,便“卖萌装可爱”来交差。很显然,“君臣斗智”比“男女调情”难演,但如果“男女调情”也能勉强自圆其说,又更容易演,更符合观众们爱看爱情戏的喜好,那么肯定是这一辈演员的第一选择了。

本质上,演员理解能力和表现能力的高低,是由基本功的高低决定,基本功扎实,选择多,才能得心应手地去塑造,掌握主动性,才不被角色牵着走。

以前在《游上林》结束的时候,皇帝有一句念白“丽卿,随朕来呀”,转场到了天香馆,又说一遍“丽卿,随朕来呀”。两句一模一样的词,但是演员念出了地点的转移。《游上林》是孟丽君不愿意去,皇上的语气就带有命令感,但是天香馆是皇上的寝宫了,语调就悠长慵懒,很暧昧。而现在的演员唱戏,假如唱词里没有地点交代,她就唱不出地点,唱词里没有“我在做什么”的交代,语调和声音就显示不出来。因为演员已经不具备把抽象的空间时间和情感心理描摹出来的能力。

另一个例子就是《游上林》。皇上故意抽了孟丽君的马一鞭子,想让她惊慌失措露出女子模样。以前演到此时,皇帝鞭子一抽,自己先叫一声“啊,丽卿!”再大笑,接着唱。因为皇上自己也不知道那一鞭子的力度如何,万一重了呢?所以他的反应是看到孟丽君勒马,他也出口叫,人的本能,而现在的演法,仿佛已经提前知道这一鞭子的力度。这种表演就叫做“不在现场”。

总而言之,这一辈演员基本功大幅度退步,各个剧团几本传统戏翻来覆去地演,“不在现场”成为主流的演出方式。知不足,方能进步。戏曲应该如何发展,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