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10日 星期五
第三种战争
第3版:新民一周 2020-01-13

第三种战争

朱国顺

朱国顺

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

新年前夜上映的《天使陷落》,一个桥段震撼到许多观众:当总统在重重护卫下“独钓寒江鱼”之际,反派大杀器出现了,一台卡车上布满了几十个发射管,电钮按下,瞬间射出密集无人机群飞向严密防卫目标,每架无人机都以人脸识别方式自动寻的,迅速追踪消灭了几乎全部目标人物。

几天之后,真实的一幕发生了。1月3日凌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飞抵巴格达国际机场,搭上汽车刚刚准备离开,美国无人机飞临上空,几枚导弹呼啸而至,苏莱曼尼等八人被炸成碎片。

第三种战争正在逼近人类。

人类迄今发生的战争,可归为两大类:冷兵器战争与热兵器战争。

冷兵器时代战斗,大体依靠人的体力来进行,人的力量大小以及力量扩展之后的能量高下,对胜负起着决定性作用。那个时代名将,无论是西楚霸王还是关云长或者赵子龙,甚至西域罗马帝国诸位大将,大都具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特征,丈八长矛、偃月青龙刀乃至硬弓箭或抛石机,依靠的都是人的体力以及体力的扩展与延伸。

热兵器时代,靠的是化学能的转换与爆发,对人的体力要求大大下降。枪炮坦克的出现、现代舰船与航空兵的运用,本质上都是力图更有效发挥化学能的作用。被认为是终极武器的核武器,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极致程度的化学能转换。人在战争中的作用,比拼的不只是体力,更在于韬略与布局,在于对化学能的最大限度运用。

随着技术迭代进步,人造机械的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按照哲学原理,量变将可能带来质变。武器的质的变化渐渐产生,智能化趋势日益显现。

以《天使陷落》为例,电影桥段虽然令人震撼和惊诧,却并不如《流浪地球》那般胡诌,而是有着现实应用依据。重要来源,很可能是受2017年11月一款智能武器Stinger的影响。

Stinger含有毒刺意思,但美国一家无人机公司发布的这款“毒刺”,开辟了一种全新战争攻击方式。

这款“毒刺”只有一个蝴蝶那样大,重量不超过100克,由微型无人机、广角相机、战术传感器、人脸识别系统和3克高能炸药组成。无人机飞临目标上空,相机获得的图像,传递给反应速度是人脑100倍的战术传感器处理,经过人脸识别确定目标后,可精准飞至目标头部进行致命攻击。实际运用场景显示,一架大型飞机临空放出巨量“毒刺”,每18个“毒刺”自动编成一队飞向目标,即使遇到墙壁等障碍物,领头的“毒刺”会接连上去炸开障碍,后续“毒刺”依然可连续进入直至攻击目标。这枚“毒刺”,实际上是一枚自动寻的智能化子弹,可以在人类控制下甚至是无法控制下,实行攻击。《天使陷落》桥段,不过是“毒刺”的一个简化应用版而已。

“毒刺”或者是《天使陷落》的出现,预示着一个更严重的后果,那就是智能兵器时代的到来。当“毒刺”这类东西智能化水平逐步提高,连续自动迭代发展后,完全可能在某个时间点上,迭代至不再接受人类的控制,自主根据某种逻辑甚至于没有逻辑地进行攻击,那将给人类带来极大的生存威胁。

美国军队是无人机军事化的始作俑者,电影《天空之眼》、《伦敦陷落》、《天使陷落》对此都有生动体现。但美国人乐此不疲的无人机攻击,或许正在让人类陷入难料后果的智能兵器时代。

埃隆·马斯克曾经联合一批人工智能专家,写过一封公开信给联合国,提醒各国警惕智能兵器这个“战争领域的第三次革命”,认为这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将很难合上。

冷兵器、热兵器之后的智能兵器,正在带来“第三种战争”。善恶之变,考验着人类的良知 。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