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5日 星期日
世界想摆脱美元,可以吗?
第73版:世界想摆脱美元 2020-01-13

世界想摆脱美元,可以吗?

陈冰

上图:出于对美元的忌惮,全球各国出现了蔚为壮观的“去美元化”行动。

下图:美元“尾气”污染世界。漫画/崔泓

下图:中国推进与多国本币贸易方式。

上图: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誓让国家经济“去美元化”。

伴随着美元的“武器化”,美国挥舞着美元大棒不断对一些经济体实施金融制裁,与之相矛盾的景象出现了——出于对美元的忌惮,全球各国出现了蔚为壮观的“去美元化”行动。

记者|陈 冰

天下苦美久矣!

2019年岁末,美国财长姆努钦得意而又傲娇地表示,“由于美国经济以及人们希望持有美元和美元的安全性,人们将美元用作世界的储备货币,并且美元相当坚挺。”“我们(美国)不是在武器化美元。因此,我们非常重视制裁。事实上,我个人签署了我们所执行的每一项制裁措施。”与此同时,姆努钦还说,“我们有权对使用美元的人施加限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如果我们不小心,人们会考虑使用其他货币。”

美国财长关于美元论述,呈现出既自相矛盾又一致的表现。过去数十年间,美国经济运转的一个重要工具就是美元,凭借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美国经济几乎非常轻松地获得很多宝贵的物质财富。美联储不同周期的松紧策略,几乎使美国市场在货币层面占足了优势。

美国经济凭借美元对全球一些市场发起金融制裁,例如,过去数月对石油国伊朗经济的制裁,目的正是希望降低伊朗的原油出口,甚至使伊朗原油出口降至0。不仅如此,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有6300名特别指定的个人和20多个国家受到了与美元相关的制裁。

伴随着美元的“武器化”,美国挥舞着美元大棒不断对一些经济体实施金融制裁,与之相矛盾的景象出现了——出于对美元的忌惮,全球各国出现了蔚为壮观的“去美元化”行动。

目前,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伊朗、安哥拉、委内瑞拉、伊拉克、科威特、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卡塔尔、阿联酋、印度、越南、匈牙利、巴西、南非、罗马尼亚、西班牙、爱尔兰、荷兰、葡萄牙、瑞典这35国已开始分别用一种或多种方法开始去美元化。

比如,向石油美元说不,部分石油国开拓接受美元货币以外的石油款项;不同货币当局之间签订广泛的本币互换协议,直接用本币进行商品交易;增加非美元货币储备;放弃锚定美元;增加实物黄金储备布局以对冲美元风险;大幅减持美债等美元核心资产;开发主权加密货币绕开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体系等等方法。

多位专家表示,可以预料世界将进入美洲用美元、亚洲用人民币、欧洲用欧元的“三极货币时代”。“美元的货币霸权崩溃,大动荡时代将来临”。

欧元:梦想逃离美元独裁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2019年6月14日发表高级撰稿人基思·约翰逊的文章,指出自2018年夏天法国和德国领导人首次高呼有必要恢复经济主权以来,欧洲寻求取代美国金融主导地位和美元全球统治地位的努力有增无减。

法国和德国等国最初对特朗普政府决定单方面退出2015年伊朗核协议并重新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感到愤怒,因为美国此举使欧洲公司直接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除了对伊朗采取更强硬的路线外,特朗普政府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也越来越严厉,包括全面禁止任何国家为委内瑞拉的石油工业提供帮助;美国进一步制裁俄罗斯的银行和个人,并且一再威胁要制裁在德国铺设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欧洲公司;美国还威胁对北约盟友土耳其的国防采购决定实施制裁;美国甚至前所未有地动用上世纪90年代有关古巴的立法,这对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公司构成了直接威胁。

美国在欧洲、亚洲和其他地区的盟友正在设法绕过美国的金融实力,但它们面临的问题是,打破长达70多年的美元主导地位非常困难。美国金融系统仍然是大部分金融交易的中枢神经系统。这使得美国决策者能够压榨其他国家——尽管日本、中国等国家几十年来断断续续地做出过一些努力,希望使它们的货币和银行系统成为另一种选择。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和政治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说:“企业,甚至俄罗斯和中国的企业,都会做最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情。即便在中国和俄罗斯,这些企业也并不总是使自己的利益服从于政府的意愿。目前,从公司的角度来看,使用美元仍然既方便又经济。”

这就是为什么欧盟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加倍努力为欧元这个世界第二重要的货币争取更高的国际地位。2018年秋天,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呼吁深化经济和货币改革,以加强欧元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这将有助于保护欧洲免受别国“自私的单边主义”影响。

2019年6月,欧盟委员会报告称,与众多行业的磋商显示,“人们普遍支持减少对单一支配性全球货币的依赖”,并“承认欧盟通过欧元可以加强其经济主权”。欧盟委员会发现,欧元是唯一能够在现实中与美元展开竞争的货币。艾肯格林说:“是什么阻止了欧元的发展?欧洲各国金融市场仍然缺乏美国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流动性,因为它们按国别划分。”不过,他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些试点项目预示着未来的发展。要实现这一点只需要时间。”

2019年年初,德国、英国、法国三国创立了INSTEX结算系统,目的就是另起炉灶,帮助欧洲企业绕过美元结算,实现和伊朗的正常贸易。说得简单一点这是一个去美元的以物易物的交易系统,例如,法国可以进口伊朗的石油,并向一家刚刚将其机床交付给伊朗的德国公司支付价款。

11月30日,比利时、丹麦、芬兰、挪威、荷兰和瑞典六国又宣布加入这个系统。欧洲三个老大创立,六个小兄弟跟随,然后更多的欧洲国家,加入到这个系统中来——现在已经有十四个欧盟国家加入INSTEX,并且完成了首笔交易。美国想置伊朗于死地,欧洲人却不想与伊朗翻脸。美国人想长臂管辖,欧洲人干脆拒绝美元交易。

欧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对“美元病毒”免疫。这种做法吓到美国人了吗?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笑称:“欧盟虽然言辞有力,但却执行不力。”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承诺,美国会毫不迟疑地进行反制。“我们不会允许欧洲或任何其他人规避我们的制裁。”

可以预见,美国肯定会找茬对一些欧洲企业采取行动,那结果就是美欧两大集团的对杠。能不能顶住美国,就看欧洲有没有足够的底气和实力了。

不管怎么说,欧洲单一货币欧元在地区内,已经完成了超过美元的国际资本交易,相当程度地发挥了作为基础货币的作用。

人民币:亚洲新希望

鉴于美元在国际清算中的主导地位,拒绝提供美元清算服务是美国金融制裁的核心机制。在中国与第三国国际贸易中稳步推进双方货币互换进程,加快人民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的步伐能直接削弱美国金融制裁的威力。但这是长期的过程,并且以国家经济实力持续增强为支撑。

2018年3月,中国在上海推出人民币计价的全新原油期货品种,迈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大一步,通过石油人民币的发展,石油出口国在石油贸易中积累大量人民币盈余,有利于人民币充分发挥贸易货币、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的职能,让资本输出、大宗商品计价结算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新引擎。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近日报道,欧洲知名的盛宝银行分析师发布的年度预测报告预测,亚洲可能会创建出现新的储备货币,新货币将开始把美元排挤出地区贸易。俄罗斯、欧佩克国家和非欧佩克的大型石油出口国将加入到使贸易过渡到新货币行动中去。

2019年6月,中俄两国就本币结算达成框架协议。据俄罗斯媒体报道,财政部的消息显示,计划在所签协议框架下制定俄中企业间本币相互结算的“新机制”,“在俄中类似SWIFT的系统之间建立‘网关’”。实际上,这件事以前就在做了,只不过如今正式以协议形式固定下来,也就是说,卢布和人民币结算有望加速增长。俄罗斯国家杜马金融市场委员会主席阿纳托利·阿克萨科夫对媒体表示,为扩大本币结算规模,有必要建立卢布和人民币金融工具市场。这将有助于规避汇率波动风险。他估计,今后数年对华卢布结算的比重可能从目前的10%升至50%。

这一步骤被外界解读为“冲击美元霸权”的举动。

就在数月前,巴基斯坦央行宣布在与中国进行的双边贸易中只使用人民币,紧接着,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央行也公开宣布要在他们的经贸往来中将启动本币交易直接结算。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个东南亚国并非是主要产油国,而他们也要贸易结算中去美元,这更像是为非石油国抛弃美元撕开了一条裂缝,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转向本国货币直接进行交易的队伍中来,或将进一步削弱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指出,随着特朗普政府重新启动对伊朗的制裁,美元的全球地位将被动摇……依赖美元所造成的惨痛教训,可能会迫使其他经济参与者避开美国货币。

这不,就连美国的忠实盟友日本也在考虑怎么绕过美国的制裁,继续和伊朗做生意。2019年12月21日,正在日本访问的伊朗总统鲁哈尼披露了他和安倍之间的一个秘密。“为突破这些(美国)制裁,日本方面提出了新的建议,我们也有新的建议,我们对此进行了商讨并决定,继续就此问题进行磋商。”

日本需要伊朗的石油,伊朗也迫切需要出口石油获取生存。但石油美元计价,如果正常交易,美国肯定会勃然大怒,对日本企业进行制裁。所以解决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日本也要绕开美元,通过其他渠道与伊朗贸易了。

事实上,金砖国家也正在打造名为“金砖支付”的统一支付体系,今后消费者有望借助专门手机应用在金砖国家内实现跨国跨币种支付,以简化跨国支付程序,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这是一个全世界去美元化的趋势,美国的霸凌更坚定和加快了其他国家的动作。美元是国际主要储备货币,但美国却将全世界逼得不敢再使用美元,这真是一个国际笑话。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俄分析和金融技术中心首席分析师安东·贝科夫认为:“世界经济结构显然正在改变。各国领导人面临两大重要任务:第一,预测中国和美国谁将是新模式下的领导者;第二,如何在承受最小损失的情况下度过这一转型期。”俄罗斯、伊朗等一些国家选择中国作领袖,贝科夫说:“它们正在更加积极地摆脱美元,增加人民币、黄金和欧元储备。”

IMF最新公布的报告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窗口和最明确的印证,

报告显示,截至6月,人民币货币储备份额连续第三个季度录得增长达到1.93% ,而美元储备份额则创四年新低降至61.7%,不用怀疑,如今抛弃美元的烈火更是蔓延至欧洲多国,这将不但加速1971年美国废除布雷顿森林体系后美元格局的灭亡,抑或是对1945年之后世界经济体系的重塑。

黄金:最后的避难所

在空前的量化宽松政策之后出现在美国的政治混乱状态,加剧了美元前景的不确定性,侵蚀了美元的信誉。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多极化被谈论已久,而在货币世界中,也开始出现了这一趋势。在此状况下,作为“无国籍货币”的黄金,被视为替代货币的手段而被各国中央银行买入。黄金具有的优点是,不管哪种货币称霸,它都会具有一定的价值,也能换成任何一种货币。

德国《世界报》2019年9月10日刊登经济和金融版资深编辑霍尔格·切皮茨的文章《世界想摆脱美元》,他在文章中指出,2019年8月份,中国人继续重组外汇储备:退出美元,转投黄金。仅在8月,中国人民银行就购买近6吨贵金属。自2018年12月以来,中国人总共购买约100吨黄金,这是对美元明显的不信任。

正在与美国竞争的中国早已不是想减少对世界储备货币依赖的唯一国家。世界范围内,各国都在寻找美元的替代品。在美国单边主义的时代,许多国家央行都想把它们的外汇储备多样化。这样一来,世界最古老的货币黄金再次发挥作用。

俄罗斯最大力度地重组外汇储备,几乎抛售所有美国国债,并大力扩充贵金属储备。2009-2018年,俄罗斯以黄金热的方式将黄金储备翻了两番。现在,莫斯科中央银行金库里存放2200吨贵金属。总价值飙升至1000亿美元以上。其中,黄金占俄罗斯外汇总储量的20%。俄罗斯银行称赞贵金属是抵御法律和政治风险的完美保障。

其他国家的货币监管机构也持相似的看法。波兰、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央行也纷纷追逐黄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世界各国的黄金持有量已增至11.06亿盎司,相当于1.5万吨。2009-2018年,库存增加1.43亿盎司(约4600吨)。2018年是创纪录的一年,2019年肯定再度增长。

也正是各国央行大幅购买黄金的举动,帮助黄金重返金融市场。仅2019年,每盎司黄金价格就增长了17%。以欧元计算,黄金价格创下历史新高。现在1盎司1400美元左右的金价,到2020年3月有突破1600美元之势。

2019年12月21日,在吉隆坡举行的伊斯兰国家峰会上,94岁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突然披露,马来西亚、土耳其、卡塔尔和伊朗四国,正考虑采取黄金货币交易或易货贸易。

马哈蒂尔说得很清楚:“世界目睹了某些国家(对伊朗和卡塔尔)采取的单方面制裁行动,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心里必须清楚,我们任何一个也可能遭遇这种问题。我们很认真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希望我们能找到一个机制付诸实施。”

再来看看美元主导全球经济的那些令人震惊的数字——美国仅占全球贸易的10%,占全球经济产出的15%左右。然而,1/3的国家将其货币与美元挂钩。即使美国没有参与,在所有经济交易中,有一半都是由美元结算。对新兴市场国家而言,迄今这一以美元为中心的体制特别危险。像土耳其或阿根廷等国家2/3的债务都以美元计算的。这经常导致债务危机和主权破产,每当美联储提高利率,由此刺激美元升值时,新兴市场国家就陷入困境。

经济不确定性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再加上鉴于政治空间有限,负面冲击无法得到充分的补偿,所有这些正加剧全球经济的扭曲。为了避免某一天也成为美国的牺牲品,越来越多的国家宁可易货或黄金交易,也要去美元了。

金融学家所说的“现金为王”并非虚言,危机时刻,有现金的人就是皇帝。而对国家来说,危机中的现金就是黄金储备。多数分析人士认为,世界市场即将开始大幅向下修正。每当金融界开始讨论货币黄金的功能和谁买了多少黄金,就是调整即将到来的时候。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