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4日 星期五
别了西山
第92版:专栏/前廊众生 2020-01-13

别了西山

胡展奋

胡展奋专栏作家

喜欢历史,酷爱大片

Columnist

二十五年不见的苏州西山,之浮躁、之恶俗给我当头一棒:千家旅馆,使它日夜嘈杂,万家商号让它旦夕喧嚣。晨起则市声如沸,入夜则火树银花,哪里还有当年静静的西山呢!

还是前些年,我看到这样的新闻不禁虎躯一震:“随着苏州经济的飞速发展、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新景点出现在苏州太湖。”

我们曾眼看着西湖被现代化环境吞噬,现在轮到太湖了?难道非得把太湖变成“汰湖”吗?

西山所见实在令人失望。

往日熟悉的石公山、林屋洞、缥缈峰、明月湾、雕花楼……无不被纸醉金迷酒色财气所包围,目光所及都是行密集包抄之势的民宿、饭店、餐馆、茶楼,绕到它们的后厨,无不污水横流,腥膻扑鼻,当年西山的清净、淳朴、高雅、静谧、旷逸都去哪了。

明月湾,说好了的“千年古村”——“夫差与西施赏月之处”,我们到达之时正是午餐时分,见门口有一排饮食店,我们跟一位殷勤邀请的苏州口音走,他看似厨师,我们指定要“正宗的苏式红汤面”,问其会不会做,他一迭连声地说,当然!当然!搿是“偶里”苏州宁必须滴!

为了增加他的营业额,我们还点了很多菜,但那8碗面端上来却使我们大跌眼镜:哪里什么“苏州红汤面”?明明一碗碗“白子白格”的卷子面嘛!面汤也少得可怜,根本一个外行,怎么说谎就像翻书一样轻松呢?我悄悄地去后厨要求退货,他却一付哭丧面孔晒可怜,我等心肠软,算了,饭后为了表示善意,老板娘带我们到明月村的入口处,指了指,说不用买票了,她搞定。其实我们根本不想贪这便宜,偏偏那是一条僻路,在通往明月村大街的途中,一路上鸡屎鸭屎遍地,几乎无处下脚,一问才知道,村民为了赚钱大量养鸡,而且“半放养”,借着“西山”的光,那些草鸡的售价高达100多元一只,还供不应求。

接着的“石公山”、“林屋洞”,什么峰什么寺什么庙什么崖的,如同明月湾被商业化了一样,处处售票,处处要钱,从50元一张到20元一张,西山景胜,凡能“拉米”的,无不设卡收费,弄得大家兴味索然,游兴全无,说好了“祖国山河,公益分享”,如今动辄收费,步步金莲,我们究竟还有多少“主人感”、“获得感”?而且收费历史既长,人人都觉得售票是应该的,习以为常,如杭州西湖那样所有胜景无偿开放,反倒觉得稀奇古怪了。

那天傍晚,我坐在朋友别墅的阳台前,看着红玛瑙似的夕阳堪堪地西沉,想着贺拉斯那伟大的诗句:西沉的永远是这一轮太阳。想着当年西山之行。

那是上海作协组织的一次笔会,那时没有高速公路,那时没有太湖大桥,那时没有处处收费,那时我们还年轻。西山就像一个清纯的女子,没有烫发,没有口红,没有恶俗的坤包,没有矫情的旗袍,那天坐船抵达,漫山遍野到处是杨梅与枇杷,石公山的雄奇,林屋洞的清幽,缥缈峰的神秀,泉水是甘甜的,空气是甘甜的,方言是甘甜的,笑容是甘甜的,每一家鸡毛小店都会拿出最鲜美最平价的苏州菜肴,沏上一壶碧螺春,屋内,街上,到处是温馨的喜感。

记得走上了缥缈峰,我们同行的似乎都发过一个宏愿:致将来、致未来,退休后一定长住誓为西山人……

我们的现在,不就是当年的未来吗?但我心中的西山呢。

别了,西山。

我们的现在,不就是当年的未来吗?但我心中的西山呢。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