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5日 星期日
卡洛斯·戈恩从传奇汽车大亨到国际逃犯
第56版:人物 2020-01-13

卡洛斯·戈恩从传奇汽车大亨到国际逃犯

刘朝晖

上图:卡洛斯·戈恩20多年来在车坛的辉煌令他被称为第二个“艾柯卡”。

下图:2017年10月31日,当时还是雷诺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卡洛斯·戈恩在东风雷诺2022愿景纲要媒体沟通会上致辞。

左上图:1月6日,在日本东京,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就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一事出席记者会。森雅子5日认定,戈恩保释期间离境“明显违法”,日方将强化出境检查。

右上图:1月2日,在日本东京,检方人员搜查戈恩住所后离开。

巅峰之后,戈恩从神坛的坠落来得如此迅速,令人猝不及防。

记者|刘朝晖

卡洛斯·戈恩“逃跑”了!以一种令世界瞠目结舌的方式。

2019年最后一天,外媒曝出了一则新闻:仍在保释期的前日产汽车董事长戈恩,已经到了黎巴嫩,并声明“我并非逃离审判,而是逃离不公正与政治迫害”。本应在东京住所被东京警视厅的警察牢牢“监视”着的戈恩,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日本,举世哗然。

戈恩的逃离方式,实在令人啧啧称奇。外媒一开始的报道称,在太太的策划和“前特种部队”成员扮演的“乐队”的帮助下,戈恩无视日本警察、海关层层监控、设防,藏身在乐器盒子内前往大阪关西机场,成功用假护照堂而皇之乘坐私人飞机出境,途经土耳其短暂停留也平安过关。整个过程被描述得惊心动魄,堪称一部好莱坞逃亡大片。

而最近两天,外媒又曝出了更多新细节,与之前的说法有些出入。据说根本没什么乐队,戈恩是在保安公司停止对他监控后,自己步行离开住所,并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再从大阪关西机场通过藏身音响设备箱乘私人飞机飞往伊斯坦布尔,然后换另一架飞机飞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戈恩用一种“特工”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黎巴嫩家乡。据悉,戈恩在逃出5天后对外发布声明表示,他从日本出走的一切行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安排设计的,与他的家人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离开日本的真相究竟是如何,目前还扑朔迷离。但可以肯定的是,长相酷似大名鼎鼎的“憨豆”先生的戈恩,用一种“特工”的方式获得了自由。

作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缔造者,现年65岁的雷诺和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可谓是汽车圈儿内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这位传奇的汽车大亨,究竟是如何从高高在上的神坛跌落,沦为如今的跨国逃犯的?其间境遇不免让人心生感慨。

日产汽车的“救世主”

卡洛斯·戈恩生在巴西,父亲是黎巴嫩商人,母亲是法国人。父亲为黎巴嫩人,这也使得他拥有了多重国籍。1978年,从法国高等院校毕业的戈恩加入米其林轮胎,1985年开始担任米其林巴西分公司CEO,1989年任米其林北美分部CEO,为扭转米其林当时在美洲极其不利的业务局面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回到法国后,戈恩在1996年加盟备受利润暴跌困扰的雷诺汽车担任执行副总裁,负责监督制造、采购和研发工作,他加入雷诺后,通过关闭工厂为雷诺节约15亿美元,从此被称为业界的“商业奇才”。1998年底,雷诺的盈利能力超过三倍。

而在这时,日产汽车正面临连年的亏损,经营困难。从1991年到1999年,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市场份额由6.6%下降到不足5%,公司濒临破产。当时不少汽车工业巨头都在考虑对日产进行竞标收购,但日产的巨额亏损、庞大的债务以及几乎被认定为积重难返的各种大企业弊病让强如福特、戴姆勒-克莱斯勒等公司都最终“知难而退”。

法国人伸出的橄榄枝得以让日产“续命”。1996年,日产与雷诺达成合作协议,而戈恩在谈判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1999年,雷诺以52亿美元的代价完成对日产的收购交易。当年6月,进入日产董事会的戈恩开始担任日产汽车公司CEO,次年兼任日产株式会社社长。

初到日产,戈恩便考察了日产在全球各地的分支机构、设计中心与制造工厂,和形形色色的日产员工与供应商交谈,通过分析研究,他认为必须要对日产采用“外科手术”式的大胆手法,打破日产汽车传统的供应链模式。从1999年3月27日雷诺-日产战略联盟正式签署开始,到2002年3月28日雷诺-日产联盟战略性管理公司成立,在戈恩的领导下,三年内日产的零部件供应商由1300家减少到600家左右,全球14%员工共计2.1万人被裁员,5家工厂被关闭,诸如日产宇航业务等与汽车生产无关的板块被卖掉。

尽管戈恩的改革让很多人的利益受损,但是戈恩以“成本杀手”的面目,让日产的采购成本、销售成本和管理成本等迅速下降,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扭亏为盈。在2000财政年度,日产汽车实现了27亿美元的赢利,次年的综合税后纯利润达到29.7亿美元,工厂运转率由51%提高到75%。

戈恩的改革,就是汽车界著名的日产复兴计划。他曾说过,“如果我失败了,我就变成哲学家。但如果我成功了,这将是本世纪汽车行业最大的成功之一”。用时不足两年就将日产从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扭转成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戈恩从此名声大噪,被看作是“救世主”般的存在。当时,日产的车间里,都挂着戈恩的照片,而很多日本人,都把模仿戈恩的穿着打扮当作一种时尚。

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成为日产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帮助已陷入谷底的日本商业世界重新恢复信心,成为日本社会偶像式人物,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戈恩让日产“复活”的“神话”,也成为美国哈佛等著名高校MBA的经典研究案例。戈恩还有两本自己的著作,一本叫《极度驾驭:日产的“文艺复兴”》(又名:把冰箱卖给爱斯基摩人,个人自传),一本叫《一个成本杀手的管理自白》,在管理类图书中,也是非常畅销的书籍。

因为其出色表现,戈恩于2005年5月出任雷诺汽车公司第九任CEO。自此,戈恩成为同时执掌横跨8个时区、相隔近万公里的两大国际汽车巨头的双CEO。2008年戈恩担任日产董事长,2009年兼任雷诺公司董事长和CEO。2016年在收购三菱汽车成立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后,戈恩又兼任三菱汽车董事长,个人声望达到了顶点。

遭遇“扫地出门”身陷囹圄

谁也没想到,巅峰之后,戈恩从神坛的坠落来得如此迅速,令人猝不及防。

2018年11月19日,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为由第一次将戈恩逮捕。12月4日,东京特搜部决定再次逮捕戈恩,理由是检方怀疑他在2015至2018年,少报了总计约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的报酬。12月21日,东京地检特搜部以涉嫌违反《公司法》,第三次逮捕了戈恩。

东京检方几乎每次都在戈恩的拘留期限快到时对他进行“再逮捕”,这导致戈恩的拘留期限被重新设定或延长。2019年3月6日下午,戈恩在缴纳了高达9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00万元)后得到保释,结束了长达108天的拘押期,而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高的保释金额之一,由此显示了戈恩的重要性。

在2019年4月4日,东京检方第四次逮捕了戈恩,逮捕理由是其涉嫌违规挪用日产支付给中东阿曼销售代理店方面的资金,给日产造成总计约5.6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468万元)的损失。4月22日,日本检方追加起诉了戈恩。这次戈恩被指控将日产资金转到儿子的公司,其子用这笔资金购买了至少30家企业的股份。4月25日,东京地方法院确认戈恩获准保释,保证金为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000万元),这也是戈恩第二次获得保释。之后,戈恩就一直居留在他在东京的寓所,被严密监视,直到这次“石破天惊”的出逃。

戈恩从2017年4月1日起就不再担任日产汽车总裁与CEO职务,而就在他被第一次逮捕三天后,日产董事会就召开紧急会议,宣布解除戈恩日产汽车董事长职位和代表董事职务,将其“扫地出门”,而对他进行最严厉声讨的,却是戈恩当初的副手西川广人。 随后,三菱汽车董事会也罢免戈恩的董事长职务。直到2019年1月24日,戈恩向雷诺集团董事会递交辞呈,宣告了这位传奇的汽车人物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中黯然谢幕。

戈恩自始至终都对所有起诉予以否认,并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我被冤枉,将通过公正的审判强烈抗辩”。有业内评论,这就是一场“政变”,因为戈恩一直在推动雷诺和日产的合并,而日产并不想这么做,这无疑与联盟内部的争斗有关,日产要夺回主导权。2019年2月新华社报道,戈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坚称清白,自曝一些日产高级管理人员反对他推动日产与法国雷诺汽车公司深度融合,继而与日本检察官和政府官员勾结,设计将他“抛弃”。

事件背后暗藏大国斗法

戈恩究竟是不是有贪腐行为,因为涉及种种因素,一时半会也很难下定论。更有分析家认为,在戈恩被捕背后,暗藏了日法美等多国的斗法。甚至这次戈恩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地逃回黎巴嫩,或许也有背后的势力助阵。

2018年11月底参加G20峰会时,法国总统马克龙曾会晤日本首相安倍,强调维持雷诺-日产-三菱三家企业的合作是至关重要的,日方对戈恩应正确履行司法程序。表明了法国政府对戈恩的支持姿态,也表明法国不希望就此结束三家企业的合作关系。但安倍则表态“此事应由企业当事人来解决,政府不应介入”,表达了相对超脱的姿态。用法国《世界报》的话来说,双方当时在此问题上展开了“外交战”。

除此以外,逮捕戈恩不排除还有美国因素,因为戈恩对美国提高进口汽车关税一直坚决反对,在华盛顿看来此人无疑是一个刺儿头,必欲除之而后快。另外,道达尔等法国企业也曾罔顾美国禁令与伊朗开展交易,马克龙更是提出要建“欧洲军”。日本检方逮捕戈恩,对特朗普来说当然是很爽的事。在一些人看来,这几乎就是2013年美国在纽约肯尼迪机场逮捕法国阿尔斯通锅炉部全球负责人皮耶鲁奇,指控他在印尼的一起投资案行贿当地政府的事件的翻版。

雷诺和日产拥有长达20年之久的联盟关系,但日产高管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他们与雷诺之间不平等的合作关系。多年来,日产一直希望夺回控制权。雷诺和日产交叉持股,雷诺拥有日产43%的有投票权的股份,而日产拥有雷诺15%的无投票权股份。日产一直要求降低雷诺的持股比例,但遭到了雷诺的抵制。2015年4月,法国政府还曾经希望将政府在雷诺的持股比例从15%提升至19.73%,这引起了日产的不满。

还有消息称,日产内部还对戈恩将该公司的利润转往雷诺非常不满。近年来,雷诺公司的利润中来自日产公司的贡献占到一半以上。2017年雷诺公司的营收为587亿欧元,但日产比其高出一大半。但戈恩却俨然是日产公司的“太上皇”,以至于内部员工揶揄日产是戈恩的“殖民地”。

在最早戈恩被带走前,有消息称其正在筹划雷诺与日产的合并,遭到日产董事会的强烈抵制。在日本人看来,让一家有“国资”背景的法国企业吞并掉自己的企业,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戈恩被捕后,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在恶化,加深了两家公司之间的相互猜疑,几乎瓦解了一个建立在节约成本承诺基础上的联盟。

有分析家指出,围绕着雷诺与日产之间的缠斗,其实背后是法日两国间关于汽车产业之间的争夺。

如果没有这次逃亡,按照原来的计划,戈恩将于2020年4月接受审判,其如果被判有罪,或将面临10年监禁和巨额罚款。戈恩之所以逃到黎巴嫩,一方面是日本与黎巴嫩未缔结罪犯引渡条约,没有黎巴嫩同意就不能引渡戈恩。另一方面,作为黎巴嫩籍知名人士,戈恩在企业经营过程中也热衷支持黎巴嫩的社会公益活动,在黎巴嫩拥有上至政府、下至普通民众的广泛支持。去年11月戈恩被日本检方扣留后,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曾强硬地宣告:“一只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黎巴嫩国内也出现“我们都是戈恩”的呼声。

据悉,日本警方表示,将继续调查戈恩。据外媒报道,国际刑警组织也向黎巴嫩发出了对戈恩的“红色通缉令”。看来,围绕着戈恩出逃事件,国际上又将有一番风云诡谲的博弈。

2018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以1072万销量,仅差第一名大众集团8万辆的成绩成为全球第二大汽车集团。但雷诺和日产的股价,自前年11月戈恩被捕以来都有大幅度下跌。这个世界联盟的未来,也被打上了巨大的问号。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